我与小姨子的第一次

时间:2018-10-05


我今年三十八岁,爱好各种运动,所以身材保持得相当健美,面貌也英俊,一向是女生嚮往的对象,虽然结婚也有十年了,魅力却是有增无减,只要我出手,公司的小美眉和业务接洽的熟女人妻可都逃不过在我胯下娇啼婉转的命运。


不过,最近我突然觉得,野花…到底还是没有家花香啊……


「姐夫,你回来啦……」


我刚走进家门,就见到小姨子梦琳从浴室沐浴出来,正用浴巾擦著长长的湿发。梦琳因为唸书的关系,寄住在我们家。


「嗯。梦梦,刚洗澡啊?」


「人家明天生日了,你的礼物呢?」梦琳娇嗔著。


「呀……姐夫忘记了。」我摊开双手,「那就不过了呗。」


「呜……姐夫一点不疼人家,爸妈和姐姐都赶不回来,姐夫,你还……」梦琳的眼睛裡已经有点湿了。


岳父岳母这几个星期二度蜜月去了,老婆呢,则是又出国参加研讨会,下周才回得来。


「哈……这样就生气啦!你看这……」我从背包裡拿出一个彩纸包好的礼盒,「NOKIA最新款!」


「姐夫,你…好坏……」梦琳跳了起来。


「啊!不要闹了……」我被小姨子扑到在客厅的沙发上。


「谁叫你…坏死了……」梦琳嗝吱著我身裡的我,家中无人时,她和我经常这样哄闹,毕竟她也算是我看著长大的。


「哈……梦梦快别……你……」我突然,「……」


「怎么啦……」梦琳问道。她发现我的笑容有些不对。


我抱著快满二十岁的小姨子,不小心触及到她的胸脯,感觉她柔软的少女身体,胸乳丰满,而且我发现梦琳今天没有穿乳罩。


我敏捷的一翻身,让我可爱的小姨子仰躺,自己却溜下来跪在身边的地毯,上身俯下,贴在她鼓起的胸口上。


沐浴过后的小姨子,躺在沙发上,脸颊嫣红,滑腻白皙的手臂和修长浑圆的大腿,都裸露在浴袍外,犹如一朵出水芙蓉。


我忍不住,俯下头来,吻住她红润的樱唇,舌尖灵活的挑开她那两片薄薄的小嘴唇,探入她柔嫩的檀口,吸吮少女的丁香小舌。


梦琳羞涩的睁大眼睛,不知如何是好,任由著我吸吮挑动。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亲吻,脑海裡一片溷乱和迷惘。


「梦梦,你好甜呵!让我看看你……」 我的嘴顺著细緻滑腻的粉颈,来到小姨子雪白的酥胸上。


「唔……不可以,我是你小姨子呀……」梦琳娇羞的嘤咛:「快放开我……让人知道怎么办……」


「家裡就我们俩,不会有人看见的。」


我的手不著痕迹的滑落在小姨子挺翘的乳峰上,手指俐落的解开浴袍钮扣,顿时梦琳那两座浑圆的、充满弹性的少女乳房呈现在眼前。虽是仰躺著,乳房依旧尖挺耸立。


「啊…姐夫……」 梦琳惊呼一声,可是来不及了,雪白丰盈的玉乳已裸露在空气中,粉红色的小巧乳头轻轻颤著。她的双手羞赧的抱在胸前,企图掩住自己那对正在微微跳动的乳房。


「梦梦,别害羞,你真的好美!」我拉开小姨子的小手,俯身含住她饱满乳峰上的粉红乳晕,吸吮、啮啃。


「唔……你说只看看的,为什么又……呵…不要……啊……」


梦琳羞红了脸。自己的初吻和少女的身子都让姐夫亲到、看到了,以后该如何见人呀!她心裡一片纷乱。


「好美的奶头!」我轮流地在小姨子那两座浑圆乳房顶端的蓓蕾上吻著,逗得她娇喘连连。


「唔……我们不能…哦!……哦……」梦琳半推半就的挣扎扭动,要不是我扶著她纤细的腰肢,她已从沙发上滑下来了。


梦琳的肌肤不但雪白滑腻,而且细緻有弹性,浑身上下还散发著少女幽香,令我欲火中烧,我不停地用舌尖挑拨著她尖挺殷红的小乳头。


这样的佔有我已觉得不够,伸手扒下了小姨子的浴袍,她那娇美玲珑的少女身体完全呈现出来,肿胀饱满的尖挺乳峰被我的口水抹得晶亮,在急促的喘息中微微晃动。


「噢…姐夫……噢…唔……」


我的唇移向小姨子敏感无比的小腹,舔吻圆润的肚脐,引起她一阵抖颤。接著,我悄悄拉下她的蕾丝小内裤,亲吻著她那少女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上茸茸丛丛的阴毛,呼吸著她处女特有的幽香。


「呵……不要这样……哦……」小嘴裡发出馍葫不清的呢喃,梦琳娇喘著、轻吟著。


我用手指在小姨子的女性秘谷中柔柔地拨动,指尖轻轻地按入缝隙,上下摩弄、在微突的肉芽上扣、压、揉……须臾,肉瓣内泌出潺潺的温润蜜汁,流滴在小姨子白腻的大腿内侧……


我用舌头轻轻地舔去,跟著,我的嘴含住梦琳肥胀的稚嫩肉唇,舌尖缓缓伸入她密合的花瓣内舔舐……小姨子下体不断涌出的花露,沾湿了我的脸颊,我用力地吮吸著小姨子的蜜汁。


「唔……放开我…啊……姐夫…求你了……哦…啊……」梦琳紧闭美目,禁不住大声娇吟起来。她感觉一波波热潮从自己的下体向外涌出,体内不停地抽搐著。


此时我以最快的速度,褪下自己的上下衣裤,露出以我这年纪来说算是相当精壮的肌肉,以及我最引以为傲的雄伟肉棒,硬挺的棒身长约十六公分,青筋毕露,向上方45度翘起,龟头大如小鸡蛋,紫胀发亮。


趁著小姨子意乱情迷之际,我托起她浑圆雪白的屁股,将龟头置于那处女的幽秘部位,找到秘道的入口,对正角度,顺势顶进她的体内!小姨子的秘道紧狭,似乎无法接纳我这壮男的庞然大物,我的龟头被湿热的嫩肉紧紧箍住,龟头顶端感觉到前方有一层阻碍……


「真紧!」我兴奋极了,吸了口气,用力前挺。


幸喜经过方纔的爱抚,秘道已相当润滑,我托紧小姨子的屁股,趁势向前挺进……坚硬的龟头强行逼开秘道软嫩的肉壁,粗壮的肉棒瞬即全根进入少女的禁地,突破了入口处的肉膜瓶颈!……我夺走了自己小姨子的处女!


撕裂般的痛楚自下体传来,梦琳从酥麻的天际一下清醒过来。


「啊!……好痛……」晶莹的泪珠涌出……


「别哭了,梦梦,等一会就好了。」瞧著小姨子的俏脸揪成一团的痛苦样,我克制住自己开苞的兴奋与兽性的衝撞本能,硬是让粗胀的肉棒在小姨子的紧窄阴道裡静止不动,仔细感受处女蜜穴的脉动。我吻住梦琳颤抖的红唇,手指轻轻抚弄著她挺翘的乳房,拨动上面鲜红尖挺的小乳蕾……


过了一会儿,感觉到梦琳的下体慢慢放鬆下来。我拭去她脸上的泪珠,问道︰「好一点了吗?」


「嗯,但还有点痛……」梦琳娇羞地点了点头,试著抬了一下屁股,觉得自己有些适应了,「姐夫…你……轻一些……」


我再也忍不住了,缓缓地将肉棒从小姨子的嫩穴中抽出来,一面看著她羞不可抑的样子,一面再次将铁一般坚硬的粗壮生殖器深深顶入小姨子紧凑的的小肉屄内。 开始温柔的、轻轻的,抽动起来。


梦琳两腿忘形地紧夹住我的腰,让我更加地深入,她的小嘴裡不断发出诱人的娇吟……


「嗯…嗯……呵……哦…呵……」


渐渐的,我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和力道。不能形容的美畅,由深入小姨子阴户中的肉棒,阵阵传入我的神经中枢。


「哎……哟……好酸……哎……」梦琳拼命耸起阴户,迎合我的攻击,大声的呻吟著。


太美了!看著在我胯下春情洋溢地扭动著的少女娇躯,我忍不住狂抽狂插起来,一下全根顶入,不但龟头下下碰撞到花心软肉团,而且压住它,咨意磨压。


嫩美小姨子与粗壮姐夫,乾柴烈火,情色非常。一阵十来分钟的炽热构合,我喘息著,下体不停的耸扭纵送,用坚硬的肉棒不断的开恳小姨子鲜美的肉体。两人的性器交接处湿儒油亮,爱液淋漓,不断的发出「唧咕唧咕」的男女性器交搏的春声。


「呵…呵…噢…噢……噢!!!」小姨子弓著身子,拼命耸起阴户,雪白大腿僵直的高高抬起,然后颓然放下,瘫软了下来。


我只觉得小姨子的花心涌出一大股淫液,阴道一下子更滑润了,阴肉也一张一合的吸吮著我的大肉棒。


真美透了!我大力再抽插了廿来下,突然龟头一阵出奇的酥痒,我知道即将发射,便立刻将肉棒深深的顶入,插入小姨子花心的最深处,火热的精液狂啧而出!


云雨过后,梦琳睁开眼睛,娇媚地说道︰「我的脚好麻……姐夫…你坏死了……」


看到自己赤裸绯红的身体,梦琳不禁为刚才的回应羞得无地自容。


「梦梦,我以后每天都要这样好好干你一次。」我的手在小姨子光滑的后背上轻轻抚摸著。


「这怎么可以呢?」梦琳犹豫道:「我们以后怎么办啊?……」


她心中慌乱地想著:自己和他是小姨子与姐夫的关系,不可能因为这一次性交就成为了夫妻,可自己的处女贞操已经被他夺走了呀!


「不要想那么多,快睡吧,你明天还要上学。」我抱起梦琳娇美的胴体,走进她的卧室,温柔的将她放在床上,然后自己也钻进被窝裡,将她搂在怀裡。


满心溷乱的梦琳只好闭上眼,枕在我的胸膛沉沉睡去。


迷乱的梦琳终于还是屈服于我带给她的高潮快感,接受了被我这姐夫佔有的事实。老婆不在的这一周,我与初尝性爱美味的小姨子天天翻云覆雨,客厅、卧房、浴室、厨房……甚至在接送她上下学的车上,处处都留下我们做爱的痕迹……


「姐夫,帮我擦背。」


浴室裡,我欣赏著小姨子雪白如玉的香背,佈满沐浴乳搓出细小的泡沫,更显肤光绚烂,禁不住称讚:「梦梦,你的身体真滑嫩,快让姐夫抱抱。」说著用手摸上她的玉背,顿觉触手如丝,忍不住吻上她的颈子。


「嗯……」梦琳给我一阵摸吻,又羞又爱,不禁发出销魂娇吟,忽觉姐夫双掌贴在自己两边腋下,指头轻轻呵痒,她那裡忍得住,「嘻」一声把身子一缩。


我趁这个机会,两手前探,把小姨子从后抱住,把她一对乳房拿在手中,勃起的阴茎就贴在小姨子的屁沟裡摩擦。


啊!姐夫……」小姨子身子一颤,还想叫不要,但两颗粉嫩的乳头已给我用手指挟住,柔嫩的小屁屁更感受到我烫硬鸡巴的压顶,一股快感叫她连气也喘不过来,还怎能够开声!


我笑道:「梦梦这对奶子好滑好饱满呢,怎么摸都不够,让姐夫再搓搓!」


我一时捏玩奶头,一时用双手包住两隻美乳,又搓又揉,弄得小姨子呻吟连连,给我一轮把玩,梦琳全身都酥了,我每捻弄她的小奶头一下,便让她身子颤抖一下,我想她的小屄儿一定已经发痒起来了吧。我一手搓著乳房,一手拿起莲蓬头,从前面喷向小姨子毫无掩护的大腿根上。


「啊!不要……」冰凉的水柱衝击著小姨子敏感的下体,令她全身猛颤,娇呼出声。


我的手放开了小姨子的美乳,迅速地移到她胯间,湿淋淋的阴毛的触感是那么的美好!我的手指按在两片阴唇上,揉了几下,便拨开两片唇瓣,一根指头直闯了进去。指头一进入小屄,立刻被一股紧窄团团包围住。


「啊!姐夫……噢……」


小姨子的身体裡也是湿淋淋的,但那是和淋浴的水完全不同,黏黏的、热热的,那裡面的肉好像快要融化的样子。


莲蓬头的冰凉水柱持续击打梦琳娇嫩的阴部,我插入肉洞的手指开始抠搅,拇指也一面揉搓她发硬的阴核。


「噢…好舒服……」小姨子双手扶在牆上,被我弄得浑身又是舒服又是难过,小屄深处不停收缩,犹如蚁行虫爬,痒不可当。


而我夹在小姨子屁股沟裡的肉棒也已经膨胀到了极限,我把莲蓬头抛到一旁,双手把小姨子的屁股往后扳高,一个半蹲,再往上重重一顶,整根胀粗的坚硬肉柱干进了小姨子温热湿润的嫩屄裡!


「啊!」小姨子双手在牆上乱抓,我的大肉棒带给她的充实快感,令她浑身剧颤。


我一点喘息时间也不留给梦琳,抓著她的纤腰,把肉柱抽出一些,又再猛地一下全部插进了她两腿间的深处,直到阴茎的根部紧紧抵在她那两瓣被粗大阴茎撑开著的肉唇上。


「啊~~!」这一下插得她嘴裡失声,长长地、颤抖著叫了起来。


已经开发了几天的少女蜜穴需要的是强劲的抽插,我开始在下面用粗硬的肉柱,一次次向上顶入小姨子温热湿润的小屄。她丰满的屁股在和我小腹的碰撞下,一抖一抖地颤动著,人也被我在她后面的衝击撞得一下下地向前耸动,嘴裡不断地呻吟:「……啊…啊……姐夫…噢…好粗……啊……」


我一面在小姨子体内抽动,一面看著她被身后的衝击撞得前后晃动,屁股乳房一抖一抖的淫靡模样,「我的好梦梦,你的小屄真紧!噢……」


小姨子青春鲜嫩的身体实在太销魂了!我的鸡巴被她的小嫩穴紧紧包裹著,她那裡温热、湿软又很紧,流出的淫水开始越来越多,我坚硬的肉棒从她的圆嫩屁股间一下一下地深深插入和拔出,越来越快、越来越猛,发出了「扑赤、扑赤」的声音,鸡巴肏干时从小洞裡带出来的汁水,把她叉开张著的两腿根部打湿了一片……


随著肉棒一次次从屁股后衝撞插入,小姨子被衝击得紧贴在牆上,整个身体一下一下从腿根处被顶起,自下往上耸动著。胸前两隻柔软的乳房贴压在牆上,也随之一上一下的磨动,随著粗大阴茎在她两腿间阴户裡抽动的节奏,她的小嘴裡发出了一声声颤抖著含葫不清的呻吟声。


「噢…姐夫……噢噢…干我……」


梦琳的面腮和身体渐渐泛起了一片桃红色,嘴唇张开大声喘息著,嘴裡一声接一声越来越快地发出了「啊…啊…啊…」的呻吟。


不一会,突然她颤抖著喊了一声:「啊~要不行了~要来了~啊~~ 啊~ 」然后两条站著的大腿肌肉一阵阵激烈地颤抖起来。


我正压著梦琳的肩膀,肉棒猛力撞击她小穴的深处,这时我感觉到她下面那柔软湿润包裹著肉柱的阴道猛然开始抽搐起来,她的嘴裡「啊~~~~~ !」地一声发出了一声长长的颤抖著的呻吟。


梦琳阴道内的柔软肉壁开始不规则的一阵阵紧夹在裡面抽动的我的粗烫阴茎,同时她整个人随著两腿深处那阵抽搐,没有节奏地时快时慢一阵阵的颤抖扭动起来,嘴裡开始发出了一声声令人销魂的呻吟:「……唔!来了啊!……不……要停……啊……受不了了啦……!」


被梦琳湿润的阴道肉壁这一阵热热的紧缩夹裹,我的肉柱开始不受控制痉挛起来,小姨子的肉洞这时候又猛然抽搐起来,直夹得我再也不能忍受地达到了亢奋顶点,我全力抽插著,忍不住叫道:「我要射了!」


一阵剧烈的插干,我的肉棒、双腿和臀部的大片肌肉,突然控制不住地发出了一阵阵激烈的收缩,坚硬粗涨的肉柱随著那阵阵收缩,被她下身紧紧包裹著,在裡面一下下地胀大跳动,我只觉得身体像要爆裂了一般,忍不住大吼了一声,轰然一下一股灼热的洪流从我体内开始猛地爆射出去,滚烫的精液一泻如注地直射入她身体深处…


几天前,我老婆的表妹,我的表姨子──珍妮从国外转学来此,正巧和梦琳同校,就住到家裡来了,所以老婆虽然又临时受命出差去了,这几天我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再享受把大肉棒插进小姨子的小嫩屄的快感……


珍妮是溷血女郎,妈妈是老婆的阿姨,爸爸是挪威人。珍妮承袭爸爸的遗传,碧眼金髮,肌肤雪白。


这天早上,我起床后想到梦琳和珍妮大概都已去上学了,走出房间淮备先洗个澡。


刚走进客厅,我看见表姨子珍妮裹著一件梦琳的浴衣从浴室出来。薄薄的浴衣紧紧地包住表姨子曼妙妖娆的身体,她发育得比小姨子还好,胸口露出一大片沐浴后澹澹的玫瑰色肌肤,像充满水分的蜜桃,那深深的乳沟更是引人遐思。


「珍妮,你洗完澡啦!梦琳呢?」我看著表姨子一头金色亮丽的湿发和她那双带著魅感的水蓝色晶眸,那么的清纯无邪,忍不住有些心动。


表姨子是个中欧溷血儿,姣好的脸蛋和高挑窈窕的身体上,有著北欧美女特有的风情万种及东方美女的传统娇柔。


「啊!表姐夫!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梦琳出去了,过一会儿回来。」珍妮连忙跑回浴室。


该死!不知道有没有被他看见自己刚才赤裸的样子?珍妮心中轻咒了自己一句。


「你今天怎么不上学?」这时我也跟进浴室裡。


「你忘了今天是休息天了,你进来干什么,快出去呀!」珍妮吐气如兰的娇声说道。


「珍妮,有什么好害羞的?我看著你这小家伙长大的,何况你现在还穿著浴衣。」我看著表姨子不知所措的神情,心想:啧!她真的好美!


「表姐夫…你……可我现在长大了,我已经十九岁了!」珍妮羞红了脸,反驳道。


「你有些地方确实『大』了许多!」我盯著表姨子梦幻般的容颜,性感湿润的红唇和鼓胀的胸脯,伸手搂住表姨子的纤腰,将她的娇躯拉至怀中。


「表姐夫,你……你在干什么呀?」珍妮惊愕地挣扎道。


「珍妮,不要乱动,小心你的浴衣掉下来。」


我快速找到表姨子那馨香的樱唇,吻住她柔软的小嘴,挑开贝齿,不断吸吮著她香甜檀口裡的小巧粉红舌尖,深深地吻著。


「唔……你好讨厌!」珍妮转开脸,因为我忽然越界的亲暱举动而羞涩得双颊嫣红,心裡难以自持地快速跳动。她从未被人这样亲吻过。


我的目光下移,见到表姨子的浴衣因挣扎而微微敞开,从上面望下去,可以清楚地看见表姨子酥胸前那两隻饱满浑圆的乳房不停地起伏著,应该有D罩杯吧,比小姨子的还大上一级,浴衣的下摆露出一双修长的美腿。我知道珍妮的身材不错,但没想到如此诱人。


我的手毫不客气地抚在表姨子柔软的酥胸上,隔著浴衣拨动上面的凸起,发现它们比我记忆中成熟了许多,握在手裡饱满而坚实。


我轻轻揉捏著表姨子高耸的乳峰中心的两点蓓蕾,让它们渐渐变得又挺又硬。嘴唇吻在她雪白的粉颈上。


「唔…住手……不要……呵……」珍妮羞得粉脸泛红,她细碎地说道,努力想推开我,强烈的刺激逼著她往失控的界限灼烧。


我看著表姨子金黄色的秀髮长长地披散在赤裸的双肩上,含羞带娇的水蓝晶眸、微露的酥胸,有著说不出的妩媚,对她的反抗不予理睬。


我的双手从表姨子半敞的衣襟口滑入,在她光滑的肩头轻轻抚摸,悄悄地移向她饱胀的乳房,握住那盈盈丰满的山丘。


珍妮不禁倒吸了一口气,「停下来,不要…这样」她好气自己无法抗拒表姐夫越轨的挑逗,而自己内心的欲渴似是愈趋炽热。


「珍妮,你的乳房好美呵!」我在表姨子如白玉梨香般饱胀软热的玉乳上,稍加力道挤压、揉捏。


「不要…表姐夫…你不能……」珍妮羞愤得哭起来,欲唤回我失控的理智。她啜泣著,但完全没有抵抗,全由我抚逗轻薄。


我热情地在表姨子细腻白皙的少女肌肤上爱抚著,耳闻她的啜泣声,轻轻剥下浴衣,裸露出她粉嫩的少女身体,细细观看这雪白美妙的胴体,爱抚著那两团浑圆的小乳峰。


我的唇顺著珍妮滑嫩的颈项吻向丰盈轻巧的酥胸,来到粉红的乳尖上,轻柔地吸吮她含苞待放的乳蕾,诱惑她走进绮丽旖旎的世界。


「我不要……啊……放开我……呵……」她的抗议转为呢喃的呓语。


「嗯……呵……」珍妮忍不住轻声吟哦,细微地喘息,变成嘤咛娇喘。


我不满足的手向下探入表姨子的浴衣,轻轻爱抚她大腿内侧的柔软肌肤。接著,悄悄脱去表姨子身上仅有的小内裤,找寻到少女最秘密的幽境,熟练的手指浅浅地探入表姨子处女的小肉屄,察觉到她的湿润。


当我的手碰触到珍妮从未有人探访过的处女的柔软时,她不禁发出一声惊慌的喊叫︰「啊……求求你,快住手……」


我并不急于佔有珍妮,我的唇顺著她那丰满坚挺的乳房,缓缓贴向柔滑平坦的下腹,我蹲下来,在表姨子那佈满了金色茸毛的三角地带上亲吻著。


接著我从珍妮下体那窄小的洞屄中抽出手指,分开她的两腿,趁她想併拢之前,低头埋进了她两腿之间金黄色的湿润处。我的舌大胆地抵入表姨子神秘的处女地,技巧地舔弄著。双手却又移到表姨子那对肿胀发痛的圆润乳房上,继续给她欢愉的折磨。


珍妮简直不敢相信,她只能无助又快乐地紧紧抓住我,这种奇妙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放肆地娇喘著。


「唔…啊……别…这样……啊…啊……」此刻珍妮早已忘却了裸裎的羞涩,情不自禁弓起身子迎合我。


我的脸被表姨子两腿间的小肉缝中不断流淌出来的淫汁沾湿了,我吸吮著她的阴户,舌尖不停拨动表姨子的肉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