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大姨子

时间:2018-10-10



(一)


我相信有大姨子和小姨子的朋友们,都多多少少的曾经幻想过和她们上床,当然,也有很多已经实现了这个愿望的,在这裡说一声,恭喜你们。  我,无疑,也是一个幸运儿,我的大姨子比我小5岁,我的媳妇,比我小7岁,我今年32岁,从没想过会和大姨子发生这麼一段,谁料,幸福来的太突然。  大姨子是一个典型的家庭主妇,虽然生过孩子,但是一直保养的很好,始终没有改变的是,1米68的个子,细腻的皮肤,诱人的双乳,修长的双腿高蹺的臀,特别是穿上黑丝或皮裤,让人垂涎欲滴,欲罢不能,真想亲一口的冲动。  她的老公也就是我的姐夫,是一个业务员,经常性的出差,大姨子就这样带著孩子,一天一天的空守著寂寞,孤独和寂寞就这样伴随著一个27岁的少妇,我和她的故事,从我结婚后一年的夏天开始。  很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闷热的夜晚,我和媳妇吃过饭閒来无事,就到大街上散步,媳妇提议到她姐姐家去,我们就步行著去了她家。


他们都在家,坐了一会都表示想去KTV唱歌。没办法去吧,找了一个近的KTV,包了一个房间要了2箱啤酒,果盘,饮料啥的。


那次大姨子上身穿普通的纯棉体恤,下身穿一条短裙配条黑丝袜,看得我简直心猿意马,我并不是有多麼中意我的大姨子,而是我对黑丝袜情有独钟。


大家都知道KTV裡的鬼哭狼嚎,轮到我唱歌的时候我站了起来,我和大姨子之间相隔一个茶几,他坐在沙发上,我站在他的对面,唱完一段欢呼雀跃的时候,我拿起酒瓶表示感谢,挨个碰瓶的时候,大姨子很自然的向前俯身,就算灯光再灰暗,我透过宽大的体恤,看见了她那粉红色的乳罩和露出的半个乳房。


瞬间我感觉我邪恶了,鸡巴竟然有了反应,担心他们看见我的反应,我抬起头连喝几口酒,转过身继续唱我的歌,就这样陆陆续续地唱完了几首歌,萤幕中出现了一首,《我们好像在哪见过》,这时候大姨子站了起来,朝我的姐夫伸了伸手,谁知我的姐夫说不会。


这时候大姨子就对我说,「小王你来!」


我看著姐夫说:「合适吗?」


我的姐夫笑著说:「合适合适都是一家人嘛,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不过现在想想姐夫说的也是,真的很有道理,哈哈!)


我恭敬不如从命就和大姨子并排站在了一起,唱到一半的时候姐夫出去了,可能去了卫生间,媳妇就是一个吃货低著头,双手扒著瓜子。我决定迈出我的第一步,试探一下我的大姨子对我反感不反感,我假装有些醉意的站不稳,向她的胳膊上碰了一下,偷偷地观察了一下她的表情。


她没有不高兴,反而朝我笑了笑,我想著也许他出於礼貌,不行,找机会我要再试下,我心裡这样想的,可是人都在,怎麼才能有机会呢!


不用我告诉你们,机会都是自己把握的都是自己创造的,我瞅準了一个机会我的姐夫在那裡深情的唱著,我的大姨子在点歌屏哪裡点歌,我也假装去点歌,从她面前走过的时候,故意用我的胳膊碰了下她的奶子,而且蹭的很实,几乎是两个奶子同时蹭到了?


其实在做之前,我也知道后果会是什麼?但是荷尔蒙冲昏我的头脑我记不了那麼多,没想到他竟然还是没有生气,打了一下我的屁股。(后来我才知道大姨子对我有好感)


这简短的动作竟然没有引起他们注意,其实我的心裡已经有底了,经过了初次的试探,我得知大姨子对我并不讨厌,所以我一定要趁热打铁,第二天姐夫又出差了。


当晚唱歌后,姐夫说他的电脑一直蓝屏,开不了机,我心想这不就是单独接触大姨子最好的机会吗,我拨通了大姨子的电话寒暄了一翻,说明了我要去的用意。


得到大姨子的应允之后,我快马加鞭的来到他的楼下敲开了他的房门,开门的一霎那,我看见眼前的大姨子瞬间让我石化了,上身穿一件宽鬆的纯棉睡衣,长度到臀部以下,裸露著修长的双腿,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全身就穿一件睡衣下身光著屁股。


大姨子见我有些尷尬,解释道说:「你姐夫今天早上起得早,我起来给他做了饭就睡了一会儿,一直睡到你打电话。」


我略带歉意地说:「不好意思了打扰你睡觉了!」


大姨子说:「没事,本来也该起床了都九点了。」


进门后,大姨子给我倒了一杯水,我呢,当然是直奔电脑了,大姨子洗刷完之后,就蹲在了我的面前看我修电脑。不可思议的是,我从他的领口,看见了裡边的奶子,而且是一清二楚的看到,没有穿乳罩,乳头的大小都看得清楚楚楚的真的不骗你,比绿豆粒略大一点。


他虽然生过孩子,但是恢復的很好,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我真想一把抓住立马放进嘴裡吸吮她,可是,不能,我抑制住了自己内心的冲动。


期间我不免和他开开玩笑,啦啦家常,顺便夸奖她的皮肤好,保养得棒,她高兴的合不拢嘴。


修完电脑之后,我坐在沙发上,她递给我一颗烟,我接的时候,故意碰到她的手,他没有说话,我却笑著对她说:「你的手好滑呀!」


她说是吗,我说必须的,她说:「女生都这样的。」说著就坐了下来,和我聊天。


我们谈了很多,我不免会多多少少的,提起他自己在家带孩子,一个人又害怕又孤单,挺不容易的问题,她也表示没有办法,从她的表情裡,能看出有多麼的无奈,感到她对我没有防备心理,我们聊了很长时间,后来我提到了一个话题,给她看手相,她说不信,我告诉她看完你就知道准不准了,好戏就这样开始了。  我拉过她的手,放在我的手心裡,柔软滑腻的皮肤,和那温暖的感觉,瞬间穿过我身体的每一条神经,心不自觉的狂跳了起来,我假装镇定专业的看著手掌的纹路,下面的手指却来回的抚摸著她的手背,很快我就感到她的不自然,由此我坚信她缺爱太久了。


后来我才知道,姐夫很少碰她,就算回来也是酩酊大醉。


至於当时和她说了些什麼?如今脑海裡荡然无存,只记得我攥紧了她的手,把他拉进我怀裡,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我的嘴巴贴在她那带有湿度和温度的嘴唇上,她推了我一把,问我你干啥,我说:「对不起,太喜欢你了让我抱抱你好吗?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我真的控制不了,请原谅我,当我和你妹妹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但是我知道,不可能,因為你是我姐,后来我听说姐夫经常不在家,我就想,你不应该承受这样的折磨,毕竟你还年轻。」


期间我还说了好多关於人生,该怎样去享受人生,她说不行,会对不起我老婆她妹妹,但是,到了最后,她还是妥协了,她没有生气也没有骂我,就那样乖巧地依偎在了我的怀裡,我亲吻她的额头抚摸著她的秀髮,手很自然的从头髮上滑落到她的后背,又从后背转移到她的胸上,轻轻的抚摸著。她一把抓住我的手,但没有把我的手拿开,我就那麼肆无忌惮的摸著揉著捏著。


我观察她的表情观察她的动作,她原本并排著的双腿搭在了一起,我知道这时她肯定淫水氾滥了,毕竟太久的时间没有做过爱了,我必须乘胜追击。


我亲吻她的耳朵,我亲吻她的脖子,我掀起了她的睡衣,双手抚摸著并亲吻她的奶子,她呻吟了,而且是那种很刺激的呻吟声,这声音更加激发了我早已冲血的鸡巴。


正当我想进行下一步的时候,大姨子她推开我的头,对我说:「对面的楼会看到的。」


我才想起,这是白天,窗帘是全部拉开的,其实我喜欢这样的刺激,因為以前和那些女人在公园裡,树林裡,马路边,厕所裡,楼梯上,阳台上,宾馆的玻璃窗前都做过爱,那感觉特爽特刺激。但今天不同往常,以后慢慢调教,我心裡这样想著,我说:「那我抱你进房吧?」


说著不由分说的我就把她抱了起来,朝西卧室走去,她说不行。


我瞬间傻眼了,以為她反悔了,没想到她说的是西卧室不行,孩子在那裡睡觉,天哪,悬著的心终於踏实了下来。


我把她抱到东屋的卧室,轻轻地放在床上俯身压在她的身上,开始了对她的温柔进攻,我要亲遍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我要亲得她淫水直流,我要让她体验什麼叫真正的高潮,我要把我的毕生所学和所有的经验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目的就是让她永远忘不了我。


我蜻蜓点水般的亲吻她的额头,亲吻她的耳垂,让她痒,激发她的荷尔蒙,我要在做爱之前就把她的兴奋点推到最高点,到那时就算不用鸡巴,只用一根手指就能让她高潮。  她的呻吟很特别,她的声音很刺激,我脱下她的睡衣,露出了她穿的紫色蕾丝内裤,她的奶子真的很大,而且很挺,我都怀疑她是否做过硅胶填充,她的皮肤很白很滑,可以说没有一点瑕疵,连一个斑点都找不到。


脱下睡衣之后我亲吻她的嘴唇,双手抚摸著奶子,真的好舒服,好舒服,我的嘴巴离开她的嘴唇亲吻她的脖子,之后往下亲吻她的奶子双手滑落到她的私处,虽然穿著内裤,我已经感觉到裡面早已湿透了,我亲吻她的肚子我亲吻她的大腿,我双手褪去她的内裤,我想亲吻她的逼……


等我褪去内裤,想要亲逼的时候,我迟疑了,因為她逼裡流出的阴水都已经流到了菊花上了,淫水太多太多了,不能再迟疑了也已顾不得那麼多了,用我的舌头在逼上从下而上的舔了一下,她忽然加紧了双腿把我的头夹在裡面,对我说:「不行,不能舔太脏!」


我对她说:「没事,爱你什麼都是乾净的,放鬆,什麼都不要想,儘管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              (二)  她松来了双腿,我敢断言她从来没有被舔过。我就这样来回的舔著,舔著她的阴水,舔著她的阴道,当我用手扒开她阴道上面突出的G点小豆,用舌头去亲她的时候,她抽搐了,她发疯的叫著,类似一股潮吹的淫水流了出来,热乎乎的,很清澈……


此刻我首先要用我的舌功来征服她,我用舌头探入她的阴道,沿著她的阴道壁,来回的转动,略微腥骚的阴水,打湿了我的嘴巴还有我的下頜,我喜欢这个味道。


已经按耐不住的我,其实我也知道她早就等待著我鸡巴的插入,我抬起了她的双腿,用我那早已胀得发热的鸡巴,对準她的洞口,轻轻的插了进去……因為我知道很长时间不做爱的话会痛。


大姨子一把楼住我的脖子,长长的「啊」了一声,感觉他那一刻得到了压抑已久的释放。


她的淫水真的很多,每当抽插一下,都会伴随著碰击的水声,我越战越勇,加快了速度也加大了力度,她的阴水,把我的睪丸都湿透了,她的叫床声一浪盖过一浪,完全忽视了孩子在睡觉的这个事情。


更让我想不到的是,其实她真的很浪,也许是太舒服了,也许是太想做了,就对我说:「太舒服了,太舒服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用力、用力……我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用力用力爽死了,快一点快一点……」


我岂能让它左右我,我对她说:「我比你大那麼多,叫了你那麼久的姐,今天管我叫哥,叫哥我就操死你。」


她没有任何的迟疑,双双手抓住我的锁骨,说道:「哥用力操,用力操,快操死我,哥。」


女人就是这样,只要让她舒服了,让他做什麼都可以,我换了一个姿势,把她的一条腿压在我的胯下,抬起另一条腿,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狠狠地抽插著,撞击的声音很大,我相信,要是隔壁有人都能听得到。


大姨子那个浪逼竟然对我说:「这样好深呀!感觉顶到子宫了,好舒服呀!好舒服呀……你操死我了,操死我了……」


她淫荡的不能再淫荡,我双手紧紧的抓著她的奶子,鸡巴用力的操著,我发现她奶子都让我抓破了皮,她竟然都没感觉到痛,放肆地叫著,声音很大,当然我也是爽翻了,我威胁她说:「你要是再叫我就咬你的奶子,给你留下牙印。」


谁知大姨子说:「你咬呀,你不咬就不是男人。」


大姨子竟然敢挑战我的极限,做爱的时候都是那样,太爽了,就什麼都顾不上了,我低头就是一口,而且是很用力的,瞬间她的奶子就紫了,牙印一下就出来了,隐约能看见血丝,那浪逼竟然说好爽好爽,那我就让你爽到底,我把他两个奶子,围绕著乳头,都咬了一圈,我感觉我咬的有点狠,牙印都很深,而且真的有流血的,两个奶子,马上肿了起来,我也只顾自的爽了顾不得那麼多了。


那个姿势操够了,我就让她跪在床上,屁股朝向窗户,头朝向客厅,我从后面来了个后入,这个浪逼,一直在喊,一直说爽死了,一直说我比他老公鸡巴大,还说我会操,竟然还不让我和她妹妹操逼,若是我和她妹妹操逼鸡巴就会烂掉,只能操她自己。


我感觉她爽疯了,她跪在床沿边,我双手掐著她的腰,狠狠的操,当我想用双手抓住她奶子操的时候,她把我的手拿开,可能奶子被我咬的很疼,可是我已经爽到失去了理智,双手紧抓著奶子,后面用力的操著,后入式摸奶子会感到很大,很舒服,就这样不停的操著,淫水一直没有减少,而且是越来越多……


在她的淫叫声中,和她语无伦次的说话时,我腾出一隻手,悄悄的把窗纱拉开了一半,她没有察觉,因為窗纱本来就是透明的,只是白天从外面看不到裡面,我又换了一隻手,把那边的窗纱也拉开了一半,整个我们就暴露在对面楼的视线裡。


我喜欢这样的刺激,所以操的更加卖力,我坚信肯定有人看的到,就这样跪著后入,趴著后入操了足足有15分鐘,我对她说,反过来吧我从正面操,她很听话的转过身,一看窗纱是开著的,立马花容失色,趴在床上,对我说:「你干什麼?」


我说:「这样刺激呀!」


她说:「快拉上快拉上,我不想让别人看见。」


我对她说:「没事的,反正这房子也不是你们的,他们也不认识你。」


可大姨子还是不依不饶?我只好乖乖的服从,你只要能把女人干舒服了,他不会生你的气,我抱著她坐在床上,她的奶子紧紧的贴在我的胸前,就那样前后的来回移动,没想到那个姿势竟然是这个浪逼的致命点,没用二分鐘,浪逼高潮了。


她高潮真的很可怕,声音就不说了,她竟然一口咬住我的肩头,蛮力的咬,痛的我鸡巴都差点软掉,她的高潮时间,我估计大概有一分鐘,我也忍了一分鐘,高潮过后她对我说:「活该!你爱咬我。」


真是可笑又可气,既然大姨子已经满足了,我也应该缴械了,我把她轻轻放倒,对她说:「你来了,那我也要来了啊。」


她说:「来吧!射在裡面就行。」


我想,靠,还是慎重些好,我就集中精力的快速抽插了几下,感觉要射的时候,我拔了出来射在了她的肚子上,射的力度很大,竟然射到了她的脸上,我随即对她说:「不要浪费了,面膜哦!」


不过我感觉到没有射裡面她有些不高兴。但是没有说什麼,彼此简单的清理了一下,打开房门,这才发现他的儿子早已醒了,多亏小孩不懂事,要不就惨了。  万事开头难,只要有了第一次,往后的一次一次都会顺理成章,也不免在日后的日子裡,大姨子被我调教的也不那麼保守了,公园裡,树林裡,我们都做过,在我的概念裡,她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极品尤物。


但是在别人面前,她还是我的姐姐,我们从来没有被人怀疑,我也从来没有被人发现过,自从我和大姨子突破了那层关係,我们都时常见面,见面就做爱,有时候当著孩子的面我们都做。


说到这裡,我又想起一件很有意义很刺激的事,这件事刚刚发生不久也就有半个月之前,我分享给你们。  半个月之前,我老婆陪她去买衣服,回家的时候就已经中午了,那次她的孩子在老家,我老婆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不回家吃饭了,让我也去吃,顺便把它接回来。


那次我单纯是抱著把我老婆接回来的想法去的,没有任何的不轨想法,再者说,我老婆在,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我就开车去了。


到了那裡,我大姨子在厨房裡做饭,我老婆在看我大姨子缝的十字绣,那天大姨子穿一身红色的秋衣秋裤,我进厨房问了声好就出来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不多会,大姨子推开厨房门问,「谁帮我剥剥蒜皮?」


我老婆那个懒货对我说:「你去吧,我手过敏。」


没办法我就进了厨房,刚闭上厨房门,我就一把抱住了她,大姨子却对我说:「快鬆开,别找事。」


我知道他怕我老婆看见,当时我也不知道咋了,去的路上,没有任何的冲动和想法,谁知道一见到她就按捺不住,我就伏在她耳边说:「要不刺激一下。」


大姨子死活不同意,可是由不得她,我一下就把她的秋裤和内裤褪到屁股以下,按下她的腰,把屁股掘了起来,我用最快的速度,拉开拉炼,掏出鸡巴,因為没有前奏,再加上她紧张,阴道没水,我只好吐了一把口水在手上,涂在了她的阴道上,又吐了一口,涂在了鸡巴上,不由分说的插了进去,速度很快,而且很用力。


大姨子就是一浪逼,才几下,我就感觉她出水了,因為有裤子隔著,儘管我再用力也不会有啪啪声,但是她能感 受到我的那股冲击力,只见她紧咬著嘴唇,想叫又不敢叫,好刺激……


可惜时间不能太久,太久会起怀疑,我拔了出来,拉上拉炼,这时她也在提秋裤,我一把把她的手拿开,按住她的肩头,让他呈半蹲式,用我的无名指和中指插入她的阴道,找到G点,快速的抖动,没几下她就潮吹了,全部吹在了内裤上,整个内裤都湿了,她此时的表情更加激动,因為潮吹和抽插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是很难控制的。(记得第一次让她潮吹,是在宾馆裡,我的胳膊都酸了,因為她一直很紧张,)


我抽出手指,整个手上都在滴水,她提上秋裤,打了我一下说:「全湿了,我怎麼出去。」


我对她做了个鬼脸,我在裤子上擦了擦手上的淫水,随便剥了几瓣蒜就出去了,二货老婆还在秀十字绣,问我剥个蒜怎麼那麼长时间,我忽然意识到,只要一爽了,时间过的特别快,我就对她说:「早剥完了,看咱姐姐怎麼做鱼来,学会了好回家做给你吃呀!」


老婆高兴的说谢谢老公,真是化险為夷,很快大姨子从厨房裡端菜出来了,腿上和身上都是水,我心想,不可能弄到上身去呀?


这时老婆也看见了,问道:「怎麼弄了一身水?」


这时大姨子开口了说:「盘脏刷了个盘子溅了一身,裤子也湿了。」


大姨子為了圆谎,没办法只好弄湿别的地方,好不容易呀,不过我心中还是窃喜,当端第二个盘子的时候,大姨子走到我对面愣了一下,对我说:「小王,帮我端个菜。」


我说好来,就跟他进了厨房,刚进厨房,她就指著我裤子拉炼地方,我低头一看,妈呀漂白一片,才想起来太过於疏忽,那些都是后入时粘上的淫水,乾了之后会变白,马上找了根毛巾擦了擦,心想,幸好老婆只顾著绣十字绣了,没有在意,要不全完了。  吃过饭,都坐在一起谈天说地,我心理甭提有多高兴了,因為我知道她们都是我的,玩到有快三点了,二货老婆感觉肚子不舒服,急忙忙的去方便了,我岂能浪费这寸阴时光,一把拽去大姨子,直接就是褪下秋裤……


大姨子很明白,也知道拒绝不了我,我又重复了厨房的那一套,不过我现在变聪明了,掏出鸡巴之后,顺便从茶几上拿了一张超市的宣传彩页,用手撕了一个洞,套在了鸡巴上,还是那样猛,那麼卖力。


大姨子还是很紧张,强忍著不敢出声,这次时间长,二货老婆上厕所最起码需要十分鐘,我们就这样在客厅裡操著等她,浪逼就是浪逼,儘管紧张,淫水还是很快就多了起来……


厕所裡传来冲厕声,我立马拔出鸡巴,拉上拉炼,她也迅速的提上秋裤,纸还没来的急扔,老婆就出来了,我把纸一迭,假装在看,说了一句超市没什麼优惠的,就撕成碎片扔进了垃圾筒。


此次好险,但也好刺激,不止背著老婆和大姨子来一发,而是中午快三点了,因為在客厅,窗帘全开著的,对面若是有人肯定看的一清二楚,想想真刺激,如今的大姨子也已经不在乎了。


我发觉我已经离不开我的大姨子了,為她点个赞。祝她一生幸福,我的故事还在继续,有机会我还会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夜深了,我要休息了,下礼拜还要去会我的大姨子,养精蓄锐,拜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