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和他的哥哥

时间:2018-10-19


这个南方城市的十月总是那样怡人,一点没有初冬的寒意,公园仍然是绿意盎然。


晨跑结束的秦浩,看见公园绿道旁有一个阿姨正在兜售刚摘下来的一篮玫瑰花,于是买了一枝,别在腰上,骑著早晨来时放在停车处的自行车,使劲一蹬朝旁边的一个小区骑去。


花儿刚刚睡醒,伸个懒腰淮备起身,忽然听见门锁的响声,然后有人穿拖鞋轻轻地朝卧室走来了。


她悄悄的掀掉盖在身上的空调被,裡面只著一件睡裙,睡裙被卷在了臀部上面,内裤昨晚就一直没穿,露出光光的下身。


微微的凉意让她双腿稍稍一紧,她感觉自己的小穴有了一丝热流扫过。


她闭上了眼睛,假寐起来。


秦浩拿著玫瑰花推开卧室门,只见花儿没盖被子,睡裙被卷到了腰上,一个乳房从睡裙吊带裡跑了出来,尖尖的挺在那儿,特别是昨晚被他把玩一宿的小穴也露在了外面,不多但也黑亮的阴毛盖住了他喜欢的小洞。


花儿身材同别的女孩子相比略显丰满,但也属于丰胸肥臀细腰范畴,乳头小巧带著粉红,皮肤白而细腻。


她现在就像从油画裡走出来的那些希腊女神一样,静静躺在那儿。


秦浩走上前去,拿玫瑰花轻轻拂了一下露出来的乳房,然后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乳尖,觉不过瘾,还细细的嘬了一口。


只见乳头尖霎时变得硬挺起来。


秦浩笑了笑,把玫瑰花放在她的枕伴,按捺一下已经被撩起的欲望,起身淮备拿衣服去冲凉。


「哥」,一声呢喃从背后响起,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裤头。


秦浩回头一看,花儿脸上带著笑意,水汪汪的眼睛带著一丝撒娇的意味看著他。一隻手拉著他的裤头,另个一隻手掩在了自己的小穴上。


「哥哥,这儿有点儿想了。」


只见花儿两隻腿慢慢张开,整个小穴完整的呈现了出来,「你看」,接著她用两隻手轻轻的掰开了她的小穴,露出裡麵粉色的阴唇和小花心,花儿轻轻收放著自己的臀部,小穴也跟著轻轻的抖动。一点晶亮从裡面透了出来。


秦浩浑身「轰」的一热,刚刚还没完全按下去的欲望一下子就燃烧起来,「小妖精,你作死呀」


秦浩溺爱的摸了一把她的下体,诱的花儿轻轻的「啊」了一声。接著秦浩一把抱住花儿,朝浴室走去。


咬住花儿的耳尖,秦浩用磁性的声音在花儿耳边说,「昨晚哥哥疼你还不够是不是,呆会儿我让你作。说句,哥哥我喜欢你日我,让我听听。」


然后吻了吻她的额头。


「快说。」


秦浩的双唇向花儿怀裡移去。


花儿在秦浩怀裡扭动著,细细的声音从秦浩的怀裡飘出来,「哥哥,我最喜欢你日我的小逼逼了。」


紧紧抱著花儿,秦浩大步走进了浴室,不一会儿浴室裡便传出一阵阵啪啪声和花儿的哼哼声,偶尔夹杂著秦浩的「花花宝贝,我好喜欢日你逼逼。」的沉沉的轻吼声。


秦浩把花花安置好,让她又甜甜的睡著了,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赶到公司上班,已经到十点左右了。反正公司是他和别外一个合伙人开的,也没有人查他的岗。迟一会儿也没关系。


秘书把他今天要审阅的材料过来,他认真看了起来,寻思著怎么挤两天时间送花花去上学。花花今年十八岁了,刚考上隔壁一个城市的大学。过两天新学校就开学了。他得送她过去。


秦浩比花花大十二岁,第一次见到她就抱上了她。


那一年他同妈妈到花花家,花花刚满月。


他们两个的妈妈是好朋友,一个早婚,一个晚育。秦浩还清楚的记得他们两个妈妈的对话,「你女儿也太小了点,要不嫁给我浩儿做媳妇多好。」


「谁叫你结婚那么早,有没有缘份看他们以后萝,不过我花儿肯定有个好哥哥是不是?」花儿妈妈转身对站在旁边的秦浩说道。


秦浩看著花儿妈妈手上那粉雕玉琢的肉团,「肉团」在花妈妈手上睡的正香,带著乳香味。


「叫哥哥,叫哥哥。」花妈妈轻摇著手中的女儿。


「你别摇了,这么小就会叫哥哥,还真是怪了。」


浩妈妈制止道,并从花妈手上接过花儿。


正在这时,秦浩看见花儿睁开了眼睛,对著他咧开了嘴笑了一下,然后又睡著了。


「你瞧你瞧,她知道吔,她对著秦浩笑了。」


花儿妈妈兴高采烈的叫道。


「这都是婴儿的无意识行为,瞧你高兴的。」浩妈也很高兴。


「不过,我也喜欢花儿,要不当媳妇,要不当乾女儿。秦浩,抱一下。」


浩妈把花儿塞进了秦浩的手裡。秦浩紧张的抱著,忽然觉著手上一热,低著一看,有水从手上流了下来。


「哈哈哈,尿了,尿了。秦浩,你媳妇认人了。」周围一大群人都笑了起来。然后花妈当著秦浩的面给花儿换上了尿布。


那一天,是秦浩第一次见到花儿,也是第一次见到女性的阴部,(虽然只是雏形),细细的,嫩嫩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道小小的看不清的缝。


那一天,秦浩面红耳赤的站在那儿,不知是被大家笑的,还是因为看到了那道缝。


晚上看电视时,他被大人们开玩笑再次抱上花儿的时候,看著她熟睡的模样,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在他心裡悄然的扎上了根。


从那年开始,每一年寒暑假他都会见到花儿,学会了给花儿换尿片,喂饭。每次妈妈们打麻将,都会有人说「浩儿,带花花出去玩。不要让她来烦我。」


他看著花儿一年一年长大,花儿会爬了,花儿会走了,花儿会叫人的时候,除了会叫爸爸妈妈外,那就是哥哥了。


他记得花儿会叫哥哥时,就一直不停的叫著,只要一见他就要抱,还喜颠颠的一步一步的跟著他走,让一个在学校叱吒风云的小靓仔,在家裡一见到花儿就像水一样温柔。


当然,他也一次又一次的看到了花儿的小「妹妹」,看著「她」一天一天长大。有几次趁著给她换裤子的机会忍不住摸了几下。


怕伤害花花,他强忍掰开看的欲望。


初三那年,他在小树林摸了一个女孩子的小穴,并尝试著把自己的分身塞进女孩的小穴裡,可头脑裡却时而浮再出花儿那小小的,乾淨没毛的,紧紧闭在一起的「小妹妹」。


让他兴奋不已,一下子就插了进去,紧紧抱住那女孩子,开起了人生的第一次。


花儿醒来时快中午了,慵懒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感觉每一个部位都在渐渐的甦醒。她想起哥哥把自己从浴室抱上床,再一次亲遍她的全身后,才离开的。


她走下床,身上一丝不挂。这些天来同哥哥在一起,她就很少正儿巴经的穿过衣服。


拉开衣柜,衣柜裡有一个大穿衣镜。


花儿身高有一米六五,体重一百三十多斤。


这都得益于她有张好吃的嘴。


同宿舍裡那些一百多斤的人相比,她觉的自己是个大胖子。可哥哥说正好,一听到她想减肥,马上就做些好吃的打消她的念头。


镜子裡的女孩丰腴而匀称,丰满的乳房挺挺的,粉红的乳头有一圈淡淡的圆晕。长期登山的爱好让花儿腰部没有一点赘肉,腹部平实,大腿修长结实,臀部微微翘起。


花儿微微转身,看了一下自己的翘臀,那时哥哥最喜欢拍的地方,他说拍起来有弹性,圆润的让他一看就想摸一把。


两腿相交的那黑色三角形处,就是哥哥最喜欢的小逼逼。花儿把两腿微开,靠近小穴的腿跟处有一个圆形的唇印,那是刚才哥哥咬的。


哥哥每次都这样,不在她身上留下印迹,他是不会善罢干休的。


在花儿的记忆中,哥哥就一直是理所当然的存在著。从有记事开始,就有哥哥的影子。在他面前,她从不设防。


五年级的那个暑假。做老师的父母一放假就到处看世界去了,花儿一如既往的扔在了秦浩家。


那是个中午的午后,花儿醒来就发现自己不对了,小肚子疼疼的,浑身酸酸的,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


坐在床上发呆的花儿感觉有一股热流从自己尿尿处流了出来,她拉开裤头一看,一大片红色印在了自己粉色的小内上,流血了。


愣了几秒,她马上大声哭叫起来


「哥哥,哥哥,出事了,快来呀——」


已读大学,在校淮备考研究生的秦浩,被老妈勒令回家带花花。此时正在隔壁看书,听见花儿大叫,他抛下书本就朝花儿的房间跑去。


只见花儿坐在床上,扯著被子惊恐的叫著。


「怎么了,做恶梦了。」


秦浩摸了摸花儿的额头。


「哥哥,出血了。」


花儿带著哭腔说道。


花儿掀开被,拉起染血的裤头给秦浩看。


十一二岁的花儿已有了小女人的雏形,营养充足,喜欢运动的花儿更是比一般女孩子发育良好。


吊带睡衣上已有了微微的突起,拉起的裤头边已经有几根淡色的小阴毛从旁边钻了出来。


看著花儿惊恐的眼神,秦浩抱了抱花儿,


「没关系,这是表示花儿长大了。是一件好事,有哥哥在,什么都不要怕。」


他抱起花儿走到浴室,


「来,哥哥帮你。」


进了浴室,秦浩调好水温,告诉花儿自己冲洗一下。


可花儿紧紧抱住了他,不让他离开。


没有办法,秦浩只好让花儿站在浴缸裡,拿下花洒,脱下花儿的小内,让她分开双腿,给花儿冲洗起来。


花儿的阴阜上已开始稀稀疏疏的长了一层淡淡的小阴毛,微微鼓起的阴阜像个小馒头。


「哥哥,长毛毛是不是特别难看。」


看到哥哥专注的看著自己的尿尿处,花儿悄悄的问道。


「不难看。」秦浩看了一眼花花,亲亲她的脸颊说道。


冲洗乾淨的阴阜虽然长了些毛毛,但是还是呈现出白嫩的颜色。


气息越来越沉重的秦浩,屏住呼吸,用另一隻手轻轻的掰开那道细缝,露出了鲜嫩的阴蒂,那是个从来没有被人触摸的处女地。


「哥哥,水洗那儿好痒痒。」


其实秦浩从脱下花儿内裤开始就已经开始兴奋起来了。听到痒痒两个字,分身越来越硬,涨地他有些难受。


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手不再去碰触那个他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好了,咱们冲洗乾淨了。」


秦浩用浴巾包住花儿,放在沙发上。叮嘱说道,「哥哥去外面买些东西,马上回来。你不要乱动。要不又会流血的。」


「嗯。」花儿乖乖的答道,


「我想吃巧克力。」她补充说道。


「贪吃鬼。」


捏捏她还带有婴儿肥的脸颊,他出门去小区会所超市给她买她所需要的东西。


从超市回来,他面红耳赤。


不知是第一次买女人东西让他脸发红,还是到外转了一圈,他的分身还是那样涨涨的原因。


拿著巧克力悠閒的咬著,看著哥哥手忙脚乱的根据说明书告诉她如何使用卫生巾的浩哥哥,花儿的忧愁一扫而光。


「哥哥,你说来了这个月经就是我长大了,长大了我可以干什么呀?」


「长大了,什么都可以干。来吧,你自己去洗手间把这个弄好。」


「我要哥哥弄。」


花花边舔著巧克力,边习惯的毫不在意的说道。


秦浩看了一眼花儿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再看看她舔吃巧克力弄的花花的嘴。


「好吧,你在沙发上躺好。」


花儿躺下,秦浩剥开包著她下身的浴巾,微微分开她的双腿,结实修长的双腿,像小馒头一样的阴阜,美丽而神秘还略显白嫩的三角区,让秦浩内心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双手了。


「让哥哥看看还在流吗。」


秦浩藉故用手分开了她的小阴唇,那个嫩嫩的小花心漏了出来,然后他用中指轻轻的点了一下那个小花心,花儿不由自主双腿一夹,把他的手指夹在了腿中间。


秦浩用手在花儿的腿中间轻轻抽插著,摩擦著她的小阴阜。


「花儿,告诉哥哥,你喜欢哥哥这样摸你吗?」


「喜欢,哥哥一摸就痒痒的,然后暖暖的。」


「你喜欢让别人摸吗?」秦浩试探的问道,


「花儿就喜欢哥哥摸。」


秦浩低下身子,把耳朵凑在花儿的耳朵边,手上捏了捏小阴阜。悄悄地说,「记住,这儿只能让哥哥摸。这儿是哥哥的。」


满嘴边都是巧克力的花儿,对著哥哥的脸亲了一口。


「你也是花儿的。」


秦浩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了一把花儿,真想把她揉搓到自己的身体裡,「花儿,快点长大。再不长大,哥哥会忍不住的。」


他在心裡狠狠的滴咕道。


把花儿弄好,秦浩去冲了个凉,用自己的五指山让自己放洩了一次,他喘著粗气倚在浴室的牆上,头脑中闪现花儿那白嫩的小逼,久久不能平静。


其实,除了他护著的心尖儿花儿以外,秦浩身边一直就没有缺少女人。


秦浩打小成绩优异,爱好运动,一直是学校裡的风云人物。


他身高一米八三,拥有一张经过精雕细琢般轮廓鲜明的脸庞,肩宽,腰窄,臀紧是他长期爱打篮球造就的。


就是成年参加工作后他也经常打篮球,在场上有时打海了,他脱下上衣,足以引起全场的尖叫。


特别是他嘴唇的弧角相当完美,似乎随时都带著笑容。


正是这种笑容,让很多女人一见如沐春风,愿意深陷进去。可有几分真假,只有秦浩自己知道。


他第一次真正接触到女人是他读初中的时候。


秦浩读初三时就有1米7了,从小爱打篮球,个头明显比别人高。良好的遗传基因让他在初中时就出类拔萃。


那时秦浩爸爸还没开始从政,是个现役军人,妈妈是一所中学的音乐老师。


读初三那年有个晚上,睡得朦胧的他听见一阵阵时轻时重的呻吟声。


他赶紧起床走出房间,到客厅发现沙发上有爸爸的行李,原来爸爸在他睡著以后回来了。


声音是从妈妈的卧室传出来的,秦浩好奇的蹑手蹑脚的走近他们的卧室。门没有拴紧,他悄悄推开一道缝。


只见爸爸赤身裸体的跪在床上,脊柱笔真。


在秦浩眼前的是健硕的背部和紧而密实的臀部。有两隻洁白的大腿吊在了他的肩膀上,爸爸两隻手紧紧的抱住身前白色肉体,他低头使劲吮吸著什么,秦浩没看见妈妈的身子,只看见妈妈的脚尖时而绷直,时而勾起。


爸爸的吮吸声越来越大,好像在吸著什么液体,发出砸砸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裡分外清晰。


只见他停下来,一隻手抱著妈妈白白的身子,另一隻手在前面使劲抽动著,传来一阵让人面红耳赤汩汩的声音。


「英子,好多水水呀,你想要了是不是?喜不喜欢我抠你的逼逼呀。」


「舔死我吧,抠死我吧······」


妈妈一声一声叫著,夹杂著低沉的呻吟。


不愧是音乐老师出身,有舞蹈功底。倒立著的妈妈,突然用两隻手使劲掰开大腿,成了一字型,「啊~~,来了,来了,~~」只见妈妈双腿不停的抽动著,嘴裡发出的声音有一种充沛的满足。


正在这时,只见爸爸迅速放下妈妈的双腿,然后俯下身子,把腰往前一挺,只见刚停下声来的妈妈又满足而兴奋的「啊」了一声。


「操死我吧,用你的大宝贝操死我吧。」妈妈的声音「飘」了起来。


「想死我了,每天都想死你这个逼逼了。」爸爸一边使往前挺著,一边咬著妈妈的耳朵说著。


随著爸爸臀部的一上一下,秦浩能看见爸爸的鸡鸡插进了妈妈黑黑的地方,两个交合的地方有一些白色的东西。


秦浩悄悄离开的他们卧室的房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头脑中时而浮现出爸妈的性交时的场面,时而想起花花的那还是一道缝的小逼逼,时而想起所看到过的岛国的片片,然后摸向自己的已经硬地发痛的······第二天一早醒来,秦浩有点恍恍惚惚的。


吃早餐时坐在餐桌前,他不敢抬头看自己的爸妈,低头看见穿拖鞋妈妈的脚丫就想起白晃晃的大腿。


爸爸拍了拍他的头,用戏谑的口吻说道,


「怎么了,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看见我回来心裡有点儿怕呀。」


他抬头看了看父亲那轮廓分明的脸庞,想起那暧昧的吮吸声,下身不由地抽了抽。


妈妈今天早上神彩分外飞扬。


「我们秦浩才不会做错事呢。昨天班主任还打电话来,说这次中段考他又考了全班第一呢,要我在家长会上发言呢。」


「快吃,吃了上学去了,这次我回来有一段时间,到时我会去参加你的家长会,让我也神气神气。」


在父母宠溺的眼光下,秦浩三下五除二,飞也似的跑开了,昨晚那让人脸红而赤的声音一直在他耳边徘徊,让他不敢直视他们,一被他们碰触就像点了火一样在全身蔓延,这真是一个不自在呀。


谢莹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十五岁的女孩子已经开始发育了,虽然她身上没有什么肉,瘦瘦的,但胸前的小花蕾也能初见雏形。


她身高1米6,从小父母就让她练习舞蹈,身材修长,走起路来自有一种韵味。


从小到大她都是学校男孩子关注的对像,可她眼光甚高,从不多看旁人一眼。


唯一让她另眼相看的就是秦浩,从小学到初中,她和秦浩就是同学。两人的年纪相仿,她比秦浩大一天。


彼此父母也是相熟的人,过生日时都会互相道个贺。


进入初中后,她是班上的文娱委员,秦浩是班长。搞活动大家也经常在一起,常来常往,对别人高冷的谢莹同秦浩说话从来是有说有笑。


班上有些同学看出了端倪,便私下传言她和秦浩相好。听到这些传言,谢莹从来不解释,只是宛然一笑。


其实进入初中以来,懵懂的少女心就开始蠢蠢欲动,那个高大帅男孩子的深影便留在了她的心裡,仗著相熟,她常不请自来的帮他收拾打篮球时他扔在一旁的衣物,或者送上一杯水。


她也感觉到秦浩也从来不拒绝她给他做这些事,採取了默认的态度。在心底裡她已经被他完全俘虏了。


对于谢莹的所作所为,秦浩心裡早就有所知觉。青春期的男孩子对女孩子都有好奇之心,更何况是年级中最漂亮的女孩子。


对谢莹送来的秋波,他也是笑著,没有明示,也没有拒绝。有时晚上,他性梦中也会出现她的身影。


早晨从餐桌上逃离出来的秦浩走进教室,教室裡已经来了很多同学。


有的在吃早餐,有的在小声滴咕著。刚在座位上坐定,谢莹便走到了他的桌前,给了他一张通知单,「这是元旦汇演的通知,刚发下来的。你看看,班主任要我同你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安排。」


刚刚进入初秋,天气还没有转凉,谢莹穿著校服裙,裙底下露出了一双修长的白白的小腿。


一看到那细长的腿子,秦浩的下身又抽了抽。


『看来今天是没完没了。』秦浩心裡不由地对手自己的肉棍有些恼怒。


他用眼睛瞄著通知上的内容。没好气的说,


「你自己看著办,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一说到这个搞字,他脑袋裡又浮现了昨天那两个在床上鏖战的肉体,感觉有一股热流忽的一下窜到了下体。


他抬起头,看见谢莹睁著大大,水汪汪的眼睛不解的看著他。他把眼睛往下一瞄,看见了她胸前那小小的突起。


心裡一动,然后和颜悦色的说,


「好吧,今天我们找个时间和地方好好聊聊,看看这个怎么办。」


谢莹咧嘴笑了笑,眼睛裡露出开心的光芒,


「好咧,我们到时再说。」


看著她离开的窈窕的背影和微翘的臀部,他心裡开始计划起来。浮躁的心随著他的思绪也开始慢慢的平和起来的。


上午第五节体育课,两人商定到教室裡研究一下汇演的事情。


等全部同学离开了,秦浩对谢莹说乾脆到餐厅边的小树林去说,那儿安静,离餐厅也近,到时说完就可以马上吃饭了。


谢莹抿嘴笑笑,收拾一下东西便和秦浩走出了教室。


那片小树林是大家口中戏说的「情人岛」。一听说是去小树林谢莹心裡便开始怦怦直跳。


爱慕了秦浩这么久,他一直也没有明确的表示。让她心裡时常忽上忽下,现在一听他说去小树林心裡不由地雀跃而兴奋。


看著走在前面秦浩那宽肩窄臀的背影,她心裡涌出一股甜蜜的颤慄。


小树林除了有树成林外,还有一弯小河,这条小河绕著学校缓缓流过。


平常到夜深人静的时候,经常会有一对一对的小情侣在这儿窃窃私语。政教处也经常会有人在这儿检查。


不过大白天倒没人到这儿来,因为大家都在上课。


初秋的太阳没有那夏天那么强烈,阳光穿过重重迭迭的树叶,照在草地上。树荫裡有阳光,有阴影,斑斑驳驳,有一种静谧的气息。


可与这气息不相符的是秦浩的内心。他故做平静的走进这树林深处,表面上坦然,但心裡却是热浪翻滚。


走到树林裡的一张木长椅旁,他回过头看向谢莹。


谢莹看见他回头看来,不禁低下头,有一抹骄羞挂在脸上,脖子上渗出一层红晕,让人秦浩的眼神无法移动。


秦浩靠近谢莹,拉住了她的手。谢莹的头低的更低了。脸上的红晕越发的浓起来。透出一股诱人的光泽。


他忍不住用手去摸了摸那好像能滴出水来的光滑的脸庞。谢莹没有动,任那只手滑过她的脸颊,到她的双眉,然后是鼻梁,最后停在了她的嘴唇上。


手在她的嘴唇上绕著圈,一圈又一圈。轻轻地,也好像在用羽毛划在了她的心上,一下又一下的撩拨著她的内心。


有一股陌生的热流在谢莹的身上开始荡漾。


另一隻手抬起了她的下巴,她微微仰头,并害羞的闭上了眼睛。


秦浩看著闭上眼的谢莹,她的眼睫毛在微微颤动,洩露出了她的紧张。双唇微微开启,在他手的抚摸下显得饱满而红润。


他俯下头,轻轻吻上了她的双唇。两个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从此开启了性的旅程。


虽然是第一次接吻,但秦浩一脱刚走进树林的那种带有慌乱的衝动,反而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他用舌头撬开了谢莹的嘴唇,开始在她的口腔裡搅动,谢莹应该是第一次,她的回应是那么的笨拙,任由秦浩大肆的在她口腔裡进出,吮吸。


秦浩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紧紧抱住了谢莹。让谢莹感觉呼吸有点儿困难,不禁呢喃起来。


「嗯,嗯,」谢莹开始轻轻的挣扎起来。


秦浩停了下来,谢莹撒娇的说,


「我都透不过气来了。」


绯红的脸宠,迷人的骄羞,让秦浩欲罢不能。


「喜欢吗?」


他对著她的耳朵悄悄说道。


谢莹听后害羞的把脸藏进了他的胸前,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看到这儿,秦浩用手慢慢的钻进了她的后背,抚摸著她光滑的肌肤。


「我想摸摸这儿。」


他的手摸到了她的胸前。隔著乳罩轻轻捏著。不大,小小的。但也结实而有弹性。


谢莹的头在他胸前埋地更紧了,没有点头,也没有反对。


他用手把她的乳罩轻轻拔了上去,他摸到了真实的乳房,摸到了细嫩的乳尖。


同他平时在网上和手机上看到的感觉不一样,现在是这样的真实,他越来越激动了。猛地把她的上衣往上一搂,那一对小而结实的小白兔便真实的出来在他的眼前。


尖尖的似一个白色的小莲蓬,顶端有一个粉红色的小圆晕。他忍不住一口咬住那淡淡的圆晕,首先轻啃,然后开始用力的吸吮。


被秦浩一揉,一吸,谢莹感觉小腹涌动出一股股的热流,双腿开始酥软,整个身体只能靠双手挂在秦浩的身体。


发现她的无力,秦浩一把抱起她,坐在了长椅上。


这时谢莹的衣服已搂在了脖子下,整个乳房裸露在秦浩的眼前。她害羞的把脸全藏在了他的肩膀下。


两个尖尖的小乳房随著谢莹急促的呼吸微微颤动,他用手指轻轻弹了弹乳头,谢莹轻呼一声,张嘴轻轻咬上了他的肩膀。


「我想看看你这裡。」


他把手放在了她的双腿交叉处。


谢莹微微扭动了一下身体,表示不可以。


「我就看看,我还从来没见过。」


他轻轻地的在她耳边说道。


她的头埋地更紧了。双腿也夹地比刚才紧了些。


「我就看看,什么也不做。」


秦浩低下头,嘴唇从耳边移到了乳尖上,又轻轻的砸吸起来。


他一隻手紧抱著谢莹往自己的身上靠了靠。另外一隻手,慢慢下滑到她的腿跟处,把她的裙摆搂到腰处。


有所感觉的谢莹扭了扭身子,秦浩把嘴张大,猛地含住了她的半边乳房,用嘴在她的胸前揉按著。她不由地用手抱住了秦浩的头,嘴裡轻轻的呻吟著。


那隻手穿过所有的障碍,终于摸到了秦浩从昨天夜裡开始念念不忘的地方。他的头还是埋在谢莹的乳房裡,手抱的紧紧的,让她的上身没有办法动弹。


谢莹的两个腿夹地紧紧地,他感觉摸到了一个软软的,肉肉的突起的小丘,上面有点稀稀疏疏的毛毛,于是他开始揉那块肉肉,一会儿轻轻拉一下毛毛。


突然感觉那块肉肉的下端有一个小小的缝隙,于是他用一跟指头,轻轻的插了插,然后揉一揉,再插一插,又揉一揉。


手指感觉触到了一个小硬点,谢莹的身子在他碰到那儿后,轻轻的抽动了一下,嘴巴又咬上了他的肩。


于是他的手指再也没有离开个那个小点儿。


一会儿顺时针揉,一会儿反时针揉,手指所在的地方越来越滑润,于是他稍用力,也插的越来越深。


秦浩知道他摸到了什么,这归功于手机看片的好处,没吃过猪肉,但常看猪跑。


抱著谢莹的手感觉到她的身体越来越软了,


「嗯~~,别摸了,啊~~别摸了~~」


可她的腿却开始鬆了下来,趁著她一鬆,秦浩轻鬆插进了两个手指,随著他的插入,谢莹轻呼「痛」


「让我看看。」


秦浩一隻手把谢莹的上身提高,一隻手把谢莹的内裤褪到腿弯,看到自己的下身裸在了秦浩眼前,她害羞的想用一隻手掩住自己的下体。


秦浩是不可能让她得逞的,他把她手扳到了她的身后,让她无法动弹。


这是一个十五岁女孩子的阴部,还没有完全被阴毛覆盖。


可以看到嫩白的肤色。阴阜微微隆起,因为被秦浩手插了插,这个处女地的阴缝微微张开,缝裡有些晶亮的东西,那是刚才被他摸出来的爱液。


秦浩用手指扒开那道细缝,看见裡面有个小小粉红色的隆起,他用手轻轻的按了按。


谢莹全身微微一动。


「舒服吗?」


她没有作声。只是把脸埋在了他的脖子上。


此时秦浩已经涨得很难受。他两手端起谢莹,迅速把她一隻脚从内裤裡抽出来,让她跨坐在他的身上。


「给你看一个宝贝。」


他拉下自己的裤头,谢莹的手被他拉到了那根让她人心惊肉跳的肉棍上,她感觉很硬也很热,不由地用眼睛瞟了一眼。只见一隻粉红色的龟头跃然出现在眼前,龟眼裡已渗出点点爱液,十五岁男孩子的阴茎还带有点点肉红,但也初具规模,颤颤巍巍。


「喜欢吗?」


谢莹害羞的闭上了眼睛。她想从秦浩的身上下来,可是秦浩的手紧紧的揽住了她。


「不要这样。」


她轻轻的抗拒著。并扭动著自己的身子。


她把手轻轻抽离,想摀住自己的下体。


突然她感觉一种柔软的碰触,正碰在她最敏感的那一点上,随著那碰触,颤栗从下体慢慢渗出,像潮水一样涌遍她的全身,让她全身酥软,浑身无力。内心深处却渴望碰得更深入和强烈些。


她的手不再抗拒,全身肌肉开始从酥软开始紧缩,她双手抱住了秦浩,臀部开始慢慢收紧。


秦浩此时正用自己的龟头抵住谢莹的阴蒂在慢慢的揉搓著,龟头上和她阴户上的爱液早就融合在一起,她的阴蒂随著她的揉搓变地越来越硬,越来越大。


谢莹的呼吸也急促了起来,臀部收缩开始抬高,大腿已开始离开他的双腿了。


秦浩的呼吸也越来越重,龟头上的刺激像电流一样源源不断的流过他的全身然后又回到原点,寻求更大的刺激。


他揉地越来越大力,幅度越来越大,谢莹的花心也越来越大,越来越硬,谢莹的大腿也绷得越来越紧,突然开始了一阵颤慄,她感觉有一股热流从她的小穴裡流了出了。


「不行了,别弄了,我好像尿了,啊……」


谢莹呻吟著,说是迟那时快,随著她的话音刚落,秦浩感觉到一股热流浇上了他的龟头。


他感觉到她的小穴更湿润了,随著这股热流,他用手把阴茎对淮她的阴户,使劲往前一捅,整个肉棍一刹那全没入了她的阴道中。


一阵紧窒的温暖瞬时包裹住了他整个分身,紧紧地,还伴有一阵阵的收缩,热点在他的龟头上开始迸发,进而衝向他的全身,最后又汇聚到他的下体让他的肉棍越来越硬。


他脑袋一片空白,全身开始紧绷然后不停抽动。


她的颤慄还没有完全结束,就感觉一个强大的东西捅进了她的身体,「不」字还没有出口,一个刺痛穿过了她的全身。


还没有刺痛中反应过来,阴道深处传来一种衝击,那种快感掩盖了刺痛,痛苦的快乐,让她再次咬上了他肩头,比前几次要有力深入的多。


谢莹此时不知道是想要还是不要,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只能随著秦浩的手上下颠簸。


不知是肩头的疼痛,还是强烈的快感,让秦浩喉咙深处发出了一个深沉的吼声,「爽呀」。


就这样把所有的热情全部射进了谢莹的深处。


她已经瘫软在他的肩上。


就这样,在这个风和日丽的日子裡,不到一节课的时间,谢莹从一个十五岁的少女变成了一个女人,她没有保留,更没有后悔,痛苦并快乐地把自己全身心交给了秦浩。


甚至在以后没有秦浩的漫长日子裡,她回忆起这一刻,仍觉幸福。


她的第一次没有那么不堪,得到了秦浩的第一次,并在第一次裡还让她体会到了高潮,只有体贴的男人才能这样做到,那一刻他是属于她的。


秦浩第一次操女人的时候,花儿只有三岁。阴道也只是一道小小的缝。紧紧的闭合在一起。他也曾趁著花儿睡熟轻轻拨开过,缝裡面还是缝,小小细细的花心像个芝麻一样的肉芽。


秦浩闻了闻,小逼逼味道香香的。


那时候秦浩看著熟睡著的花儿就想,这是我的小媳妇,这是我的小逼逼。我要等著她慢慢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