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老外,珍爱生命

时间:2018-11-05

老外相信对于大家来说都不陌生,但真正接触过的可能真的不多,但对于我这种

留学国外的女生来说,那是再平常不过了。


  我叫雪,今年22岁,3年前通过马可波罗计划来意大利留学,在世界著名

的水城威尼斯。


  儘管在国内学习不差,但是在这边还是很吃力,克服语言上的困难比想像中

的难很多,出国时那些美好的梦想被无情的现实彻底地粉碎了。


  在这边吃饭,住房,学习等等一切的一切都很难搞定。


  我在大学裡认识了一个在这边读了2年书的中国男孩子,名字我就不说了。


  也不是我自夸,我长得还算不错了,白白的皮肤,身材也还可以,162的

个子不是很矮,五官长得都挺标緻的,我最有自信的就是我的一双腿,匀称修长


  可能是这边好看的女孩子真的不多,刚到这边那个男孩子就疯狂的追我,向

我表白。


  在中国时因为父母管得很严,都没谈过恋爱,这次的情况让我不知所措。


  但是感觉他人很好,帮我解决了很多问题,像房子的问题,大学裡注册的问

题,买书查资料什么的都是他帮我搞定的,而且学习上也帮了我很多,我的意大

利语水平突飞猛进。


  我突然觉得这个男孩子好有安全感,不管发生遇到什么困难都会帮我一样,

而且长得也挺帅的,后来我决定答应做他的女朋友。


  3个月后,也许是他计划好的,一次在饭店裡有点喝醉过后,他把我抱上了

床,拿走了我的处女。


  记得那天喝得有点小醉,他把我带回了他家,抱上了他的床,拼命地吻我,

拉下我的胸罩,吸允著我的乳头,在前戏做完后,扯下我的内裤,拉开我双腿,

就淮备插进来。


  他的肉棒不是很大,属于很普通的尺寸吧,他发现我下面淫水不是很多,于

是拿出了一支类似啫喱膏一类的东西,应该是润滑的吧。


  他先把自己的肉棒抹了个遍,又在我的阴道口抹了点,把肉棒顶到阴道口,

用龟头轻轻顶了2下,双手拨开我的阴唇,龟头顶了进来。


  就这个动作已经让我感到疼痛了。


  接著他停顿了一下,我想应该是顶到我的处女膜了吧,然后龟头往后退了下

,突然他屁股往前一顶,龟头瞬间粉碎了我的处女膜,整支肉棒插了进来,痛的

我差点晕过去,感觉就好像身上的某一部分被硬生生从身体上扯了下来一样。


  「你的屄真紧啊,是我干过的最紧的一个。」


  他边说边开始抽插起来。


  说实话,我当时有点伤心,不仅是因为他那一句话,而且觉得他一点都不温

柔了,从头到尾没有问过一句我的感受,就只顾自己在那享受似的。


  他开始不停地在我的嫩穴裡进进出出地做活塞运动,第一次给我感觉除了痛

还是痛,我就觉得他每插一下,我身体就被撕裂了一块。


  就这样大概10分钟左右吧,他就达到高潮了,他飞快抽出肉棒插进我嘴裡

,一股股有点咸有点苦的东西瞬间佈满了我嘴裡,跟消毒水的味道差不多,量还

不少,我知道那是他的精液,因为躺著的原因,那些精液全朝喉咙口流去,我又

被他按住了,最后大多数精液都被我嚥了下去,感觉好噁心啊。


  本来就喝酒喝得不舒服了,然后又有这么多精液咽进胃裡,差点没吐出来。


  我想去漱口,谁知道他又拉著我干了一次,最后又射进我嘴裡了。


  我感觉随后的几天我嘴裡一直有一股精液的味道,我都不怎么敢跟别人说话


  总之,第一次没给我留下什么好印象,想著就觉得鬱闷。


  后来他要我搬去跟他一起住,在这段时间他也没少操我,至少平均一天一次

,不过他很注意,除了第一次以外,他都带套做,但感觉资自从跟他上床后,他

就没那么关心我了。


  在3个月过后的一天,我去逛街,无意间发现他和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在手牵

手逛街,还很亲密。


  我当时的心情是难以想像的鬱闷。


  我在外面想幽魂一样的飘了几个小时,想还是回去问他个清楚吧,说不定是

误会。


  到家楼下,淮备上楼,突然听到他和他朋友边说话边下楼,「怎么样,雪操

得还可以吧?」


  他朋友问道,「被我操了3个多月了,还是很紧,舒服是挺舒服的,就是有

点厌了,想换个用用。」


  听到这裡我傻了,我出于本能的躲在裡楼梯洞裡,继续听下去。


  「3个月还紧?是你小子鸡巴太小了吧,上次一处女被我操一个多月就鬆了


  他朋友炫耀到。


  「他妈的你一天5次的操能不松吗!算你鸡巴大,有本事你来把雪扩一下,

哪天我把她迷晕了让你操」


  他说道,「行啊,那小妮子一双腿真销魂啊,早就想上了,给我操一星期肯

定料理好,不过话可说好哈,操鬆了你用著不舒服可别怪我。」


  他朋友说道。


  「松就鬆了呗,我正想换呢,我这几天看上了一个音乐系的,那妹可正了!


  看过不要脸的,可不知道还有这样不要脸的,感觉就好像我是工具一样,真

是贱到无话可说了。


  于是我下决心要离开他。


  听我一个来自拿波裡的女同学说,她的公寓裡还有一个房间空著的,不过那

是学校分配的宿舍(在这裡学校的宿舍跟中国可不一样,都是在威尼斯城裡的小

别墅啊什么的,只是产权是属于大学的,大学用低廉的价格租给学生,平时也没

有人管),想住的话就得申请。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搬了进去,再去填的表申请,幸运的是很快就批淮了


  至于那个他,我就发了一条短信,「我不想再见到你了,88」,就这么结

束了。


  接著我慢慢恢复正常的生活,和那个女同学住在一起,她叫ANNA,翻译

过来应该叫安娜吧,她长得挺不错的,而且对我很照顾,有空的时候就教我意大

利语,没多久我们就像姐妹一样。


  我把我的遭遇告诉了她,她很气愤,说怎么会有这种垃圾,然后她问我为什

么不找个意大利人做男朋友呢,他们很绅士也很有风度,如果将来结婚长期生活

在这裡也挺的。


  我想想也有道理,心想以后有机会就找个试试。


  在圣诞节的前几天,大学裡放假了,一天晚上ANNA拉著我去威尼斯旁边

的很近的一个城市的迪厅去玩。


  这裡灯红酒绿的,平生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有点不太习惯。


  ANNA看上去倒是很适应,很快就搭上了一个帅哥在聊天,却把我撇在了

一边。


  这时有个男孩子过来跟我搭讪,黄黄的头髮,倒也眉清目秀。


  一开始有点紧张,慢慢的聊得也挺开心的,他告诉了我他叫DAVIDE,

今年26岁,是一个公司的销售员,后来居然直接叫我做他女朋友跟他交往,说

他很喜欢中国女孩子,很嚮往中国文化,最后还付了我和ANNA的酒钱,还留

了电话给我,他还告诉我他星期天晚上一般都在这玩,叫我有空来找他玩。


  我不好意思的答应了他。


  圣诞节前一天,ANNA也回拿波裡过节了,就剩我一个在家。


  有点孤单,无聊,决定再去迪厅裡玩,起码那裡热闹,充满了过年的气氛。


  我换上了一件淡黄色闪光的礼服,低胸加紧身短裙的那种,薄的肉色裤袜加

高跟鞋,照照镜子,漂亮极了,虽然冷也没办法,过大节日的时候老外都要穿的

很漂亮出门的,甚至有些高级酒吧,餐馆,迪厅节日时不著盛装都不许进。


  我外面裹了一件长长的羽绒风衣就出门了。


  迪厅裡真热闹啊,充满了欢快的气氛,女的一个个都浓妆艳抹的,男的也风

度翩翩。


  我穿的很性感,所以很吸引眼球,回头率相当高啊。


  「我可以请你跳舞吗,漂亮的小姐?」


  我回头一看,是DAVIDE,他穿了一件白色的CK的衬衫,配上黑色的

西装裤,一条并不花哨的领带,有种成功男人的感觉,帅呆了。


  「当然可以。」


  我回答道。


  于是我们享受著欢乐的时光,我们一起跳舞,一起喝酒,DAVIDE对酒

貌似很瞭解,请我喝了好几种鸡尾酒,味道都不错,不过酒一混杂,就容易醉,

再跳起舞就有点飘啊飘的感觉。


  这个时候DAVIDE突然紧搂著我的腰,轻吻起我来,他的舌头试探性地

伸进我嘴裡,轻轻地触碰著我的舌尖,不知为什么,我也没有抗拒他,感觉很温

暖,算了,反正老外接个吻什么的都是很正常的事。


  到12点了,迪厅裡开香槟,每个客人都可以免费享用,2杯香槟下去,我

已经摇摇晃晃了,在加上穿的高跟鞋,差点摔倒。


  DAVIDE扶著我,说:「我送你回家吧。」


  我点了点头。


  他倒也不客气,把我带回了他自己家。


  那是一套小型的公寓,就只有一个玄关,卧室,厕所和厨房,不过小归小,

但也挺惬意的。


  一进门,他就搂著我,吻起来,另一隻手在我的屁股上不停地抚摸。


  一阵热吻过后,他的右手从我后面伸进了裙裡,隔著裤袜抚摸著我的阴部,

看来他很有经验,很快就找到了我阴蒂的位置,一根手指头不停的按摩著。


  被他这么一刺激,我顿时下面淫水直流。


  DAVIDE把我抱到沙发上,把我的短裙往上拉了拉,分开我的双腿,「

嘶」


  的一声,把阴部那部分的裤袜撕出个大洞,「不要」,我尖叫了一声,那可

是我最喜欢的丝袜啊!可DAVIDE毫不理会,毫不客气地把我的内裤撕掉了

,我的阴户瞬间完全暴露在了这个意大利男人的眼前,「真漂亮」


  他发出了惊歎。


  说完他就把头埋在我阴部,疯狂地舔著我的下体,他的舌头不停地刺激著我

的阴蒂,还不停地把舌头往我屄裡伸。


  也许是天生的,我从来水都很少,不管怎么刺激,水都多不起来。


  DAVIDE确定了我已经发情后,脱掉了自己的裤子,把肉棒露了出来,

老外的鸡巴是比中国人的大了一圈,但也没有些小说裡写的那么夸张,不过他的

肉棒感觉出于那么半挺的状态,没那么硬。


  DAVIDE走到我面前,示意要我帮他口交,看到这么大的肉棒我有点犹

豫,可他立刻双手抱住我的头,挺起肉棒就往我嘴裡送。


  他的肉棒好大,感觉我的嘴裡都容不下这个巨物,每次都可以顶到我的喉咙

,臭倒是不臭,就是老外天生都有一股体味,让人有些受不了。


  就这样,DAVIDE的肉棒在我嘴裡进进出出的套弄了好一会儿,我突然

发现肉棒越来越硬了,感觉又变粗了点。


  这时,DAVIDE把肉棒从我嘴裡抽了出来,我一看,他的肉棒现在处于

坚挺状态,和刚刚完全不同,感觉坚硬无比,尺寸比我以前认识的那个中国垃圾

起码粗了三分之二,长倒也不太长,大概20公分不到吧。


  他让我站在地上,弯下腰,双手撑在沙发上,屁股对著他,一开始就从后面

来,DAVIDE比较高大,但还好我穿著高跟鞋,他的肉棒正好顶到我阴部。


  这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不知道DAVIDE哪找来一支润滑剂,

几乎把半支都挤进我屁眼裡了。


  他不会是要操我屁眼吧?我心想,我以前也听说过老外很变态,喜欢肛交的

,可怎么也没想到第一次把我带回家,就要和我肛交,但是我现在也没任何能力

阻止他了。


  果然,他把龟头顶到了我的处女屁眼上,双手掰开我的屁股,使我的屁眼出

于略微打开的状态,然后慢慢地试著把龟头挤进去。


  我感到我的屁眼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胀痛感,「好痛啊,停下来」,可DAV

IDE丝毫没有停的意思,硬是把龟头挤了进来,接著他用龟头在我屁眼裡试探

性地抽插,他叫我放鬆点,不然会很痛,我没办法,只能尽量放鬆。


  经过他缓缓地抽插,我的屁眼被完全润滑了,DAVIDE一看时机差不多

了,继续开始进攻,试著再往裡插。


  我感觉我的屁眼不断被打开,扩大,直到DAVIDE发出「哦」


  的一声,他整根肉棒都插进我的屁眼裡了。


  「你的屁眼真紧啊!」DAVIDE对我夸讚道。


  废话,能不紧吗?我是第一次,你的肉棒又那么大!说实话,以前从没想过

肛交,没想到现在居然做了,而且还是被一个外国人开的。


  DAVIDE双手抓著我的腰,开始操起我的屁眼来,他越来越用力,频率

也逐步变快,每次都可以听见他的肚子撞击我的屁股的」


  啪啪「声,慢慢的,一开始的痛楚被随之袭来的快感所取代,这是另一种特

殊的快感,我被他操得浪叫,估计隔壁都听到了。现在我唯一担心的是我的屁眼

会不会坏掉,毕竟是那么一个庞然大物!DAVIDE一直没有换姿势,大概3

0分钟吧,他也到极限了,他把肉棒往我屁眼深处一顶,一股股浓浓的精液被射

进了我的直肠,这点老外和中国人不一样,他们的精液量比中国人的多很多。D

AVIDE把鸡巴停在我肛门裡好一会儿才慢慢拔出来,好像捨不得离开似的。

我感到我的屁眼很胀痛,在镜子裡我看到我以前那小小的屁眼居然变成了一个大

洞,裡麵粉粉的嫩肉依稀可见,还有乳白色的精液不停地从屁眼顺著大腿往下流

。我瞬间理解了网上所说的爆菊是什么意思了,菊花被操爆掉了,没想到小小的

菊花会被弄的这么大。DAVIDE可能看出了我的心思,安慰著说:「没关系

的,过一会儿就会恢复原样的。」


  然后我们去洗了澡,那天晚上我就住在他家了,晚上又被他操了一次屁眼,

澡等于白洗了。


  第二天醒来,他为我做了非常丰盛的午餐,感觉他还挺有才的。


  然后整个下午我们都在床上度过了,这次他终于没操我的屁眼了。


  他打开我的双腿,像昨天一样舔著我的阴户,到我淫水开始多起来了才让我

帮他口交(好像老外都很喜欢口交),然后他躺在床上,让我自己把嫩屄套在他

的大肉棒上坐下去。


  我的屄很紧,感觉龟头都套不进去。


  DAVIDE也不急,慢慢地把龟头在阴道口反覆摩擦,沾满淫水,然后双

手打开我的阴唇,把龟头顶在阴道口,只见他屁股用力往上一顶,他的龟头挺进

了我的嫩穴之中,接著他双手抱著我的腰,使劲向下拉,我慢慢地坐下去。


  我感觉我的嫩屄在被不断地扩大,最后终于把他的大肉棒完全吞了进去。


  「好紧啊,你不会是处女吧?」DAVIDE这样问到,我轻轻摇了摇头,

DAVIDE也没多问下去,完全沉浸在享受之中。


  果然还是大的肉棒有充实感,而且他每次抽插,龟头都能顶到我的花心。


  DAVIDE很越来越起劲,居然能把我抱起来,在半空中操我,虽然我不

是很重。


  最后DAVIDE让我平躺在床上,用最普通的姿势插进了我屄裡,他好有

力,每一次都用尽全力,好像要把我刺穿一样,我在他一波波的衝击中达到了高

潮,他也在抽插了千馀下后达到了极限,用力往裡一顶,我感觉花心被他顶开了

,紧接著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像打针一样被注射进了我的子宫裡,他射的量很多很

多,我想我子宫和阴道裡的每一个角落都被沾满了吧。


  这也是我第一次被人内射,淮确点说是第一次被射进子宫裡。


  就这样我们下午做了3次,都射在我裡面了,还好是安全期,所以没关系。


  晚上他送我回威尼斯,我发现裤袜也坏了,穿上去就滑下来,内裤已经被完

全撕坏了,高跟鞋上都是精液的痕迹,最鬱闷的是羽绒风衣忘在迪厅的物品寄放

处了。


  我只能光著屁股穿著礼服,冷也就算了,鬱闷的是在威尼斯都得走路,更郁

闷的是威尼斯桥很多,要回家得走好几座桥呢,而且屄裡的精液一直往外流,虽

然走之前处理过了,可那时射进去很多,流出来很少,应该全在子宫裡。


  于是在威尼斯走走路过过桥全被颠出来,顺著我两腿内侧外下流,估计过桥

的时候被好几个人看到,大概会以为我是鸡,羞死了。


  (不好意思,有点萝嗦了)从那以后,DAVIDE就成了我的男朋友,对

我无微不至,关心体贴,而且能把我操的高潮迭起。


  他很喜欢操我屁眼,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他的女朋友都是被他从

屁眼开始操的,习惯了,因为外国女的屄很容易松,所以他们为了追求快感都选

择肛交,他说他的第一个女朋友被她操了2星期就开始鬆了,但是我不一样,我

的屄一直很紧,所以他也很喜欢操我的屄,而且屁眼操多了也会松的。


  外国女的都比较早熟,所以和男的上床也比较早。


  在国外生活过的朋友肯定知道,外国女孩子13,4岁得时候就长得像中国

女孩18,20岁时的样子,等到真的到了20岁,看上去就有点像中年妇女了

,当然也有例外。


  题外话不说了,后来这样的生活被一件事情打破了。


  有一天晚上,DAVIDE让我打扮得很性感,说要带我去参加PARTY

,他让我穿了一件裹胸的礼服,下身迷你裙,配网状的丝袜和高跟鞋,却不让我

穿内裤和胸罩。


  我非常疑惑,去聚会也不必走光吧,他也不说,带著我开著车就出发了。


  我后来才知道他带我去参加的是老外的SEXYPARTY,在国外生活过

的应该有听说过这样的PARTY,这种PARTY有大型的,也有家庭式的,

都是要求夫妻或情侣以前参加的,少则10来人,多则百来人,在PARTY裡

的男女随意性交,完全自愿。


  DAVIDE带我来到一处别墅,门口有人看门,进去后男女分开进不同的

2道门,进去后会有人发一个面具戴上,然后可以进入大厅,这样做的目的是大

家都不认识,不会影响以后各自的生活。


  其实直到这裡我还不知道这到底是一个什么PARTY,进了大厅,被眼前

的情景震惊了。


  一对对男女在做爱,有的在桌子上,有的在沙发上,甚至在厕所也有人。


  我这时想找DAVIDE,但是根本不可能找到。


  这时,一个非常强壮的男的挺著鸡巴走过来,把我按在墙上,就淮备操我,

他应该已经操过了,所以鸡巴上很湿,但还是很难插进来。


  他费了好大的力才把他的肉棒送进我的屄裡。


  「好紧啊,没来过吧?」


  他问道,我被惊吓得说不出话来,出于本能地点了点头,「你是中国人?」


  因为这边很少有外国女人头髮是黑的,我又点了点头,「难怪这么紧!便宜

我了,让我来帮你操操松」


  他说到。


  因为在欧洲这边都说亚洲女人的屄很小很紧,所以很多老外都想试试看。


  说完便猛力地干我。


  他的鸡巴虽然没有DAVIDE的粗,但是比DAVIDE长很多。


  然后反正就是不停地换姿势干我,大概半个小时,他猛地往我最深处一插,

我想应该都插进子宫了,然后把精液全射了进去。


  「别射裡面,会怀孕的!」


  我叫到,因为那天是危险期。


  「你老公带你来时没喂你药啊?」


  我挣扎著想跑,可那壮男紧拉著我的腰,根本躲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著他

把精液全射进我子宫裡,他边拔出鸡巴边说到:「这屄怎么操都不松!」


  旁边过来一个光头,「没有屄是操不松的!」


  说完,趴在我身上,挺起鸡巴就插进我屄了,因为前面有精液射在裡面,所

以这个人没花多少力气就插进来了。


  好粗啊,这可能是我碰到的最粗的一根了吧(这么说虽然有点贱),我感到

我的屄又被扩大了一圈,而且不止粗,还很长,被他没干多久我就高潮了。


  周围有人听说这边有个中国小姑娘,好几个人多过来了。


  光头让我趴在他身上,让后面的人操我的屁眼,还有人把鸡巴插进我嘴裡,

我被3个老外同时干著,快感一阵阵袭来,感觉飞上了天,后面的人陆陆续续过

来操我,我也不知道被多少人操过了,只知道子宫裡,阴道裡,屁眼裡被灌满了

精液,跟趵突泉一样往外流,晚上光喝精液就喝饱了。


  我的网状的丝袜已经被撕掉没了样子,衣服上裙子上到处都是精液。


  就这样被操了大概2个小时,我躺在地上已经动不了了,光头走过来说:「

你这骚屄真是极品,被我们这么多人操过了还这么紧,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们不

行,不过我们有办法对付你。」


  说完自己躺下去,一个小个子把我抱起来,把我的屄套在光头的大鸡巴上,

让我倒著坐下去,接著他自己挺著鸡巴过来,问:「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屄裡装2

根鸡巴啊?」


  我楞了一下,难不成?我还没想完,他就挺著鸡巴也往我屄的缝隙裡插,可

光头的大鸡巴把我的屄插得满满的,小个子根本插不进来。


  小个子试了很久也没用,于是他用手指沾了点淫水,硬插进我的屄裡,硬把

我的屄拉出了一点空间,他看淮了时机,把鸡巴的龟头部分插了进来,我感觉我

的屄顿时被撕裂了一半,「怎么样?舒服吗?」


  小个子问道,说罢他用力一挺,我彷彿听到了「卡」


  的一声,他的鸡巴也整根插了进来,现在我的嫩屄裡被插了2根鸡巴,「进

去了,进去了!」


  小个子高兴地欢呼。


  接下来,我觉得我的屄没感觉了,被他们这样两根一起操了半小时左右,然

后一起射进了我的屄裡,他们慢慢把鸡巴拔了出来,光头很有成就感地说:「怎

么样,鬆了吧?」


  他接著向小个子解释道:「就好像一件质量不好的紧身衣,一旦撑大就变形

了,缩不回去了。但如果是一件质量好的紧身衣,撑大了也能缩回去,但是如果

被撑大到超过极限那就缩不回去了。这姑娘质量很不错!」


  我伸手去摸一下我的下面,发现我以前嫩嫩紧紧的屄变得鬆垮垮的了,还有

点血迹。


  后来回去的路上,坐在DAVIDE的车裡,我的屄裡和屁眼裡的精液不停

地往外流,座椅都湿了,我问到DAVIDE:「去这样的地方你干嘛不经过我

的同意?」DAVIDE回答道:「我以为你会喜欢的,我们大多意大利人都喜

欢!」


  「那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是危险期,他们把我裡面都射满了!」


  于是DAVIDE在路旁药店的售货机上买了避孕药给我。


  过了一星期他又几次要求我去这种PARTY,但都被我拒绝了,可能我们

互相觉得适应不了对方的生活,最后分手了。


  1个月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谁的种也不知道,后来回国背著父母去做了人

流。


  回头想想,和老外相处的这段时间什么都没得到,还被操鬆了屄,搞大了肚

子,自己真是贱。


  所以奉劝在国外的女孩子和老外交往时一定要注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