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外国巨根初体验

时间:2018-11-05

走亲访友、睡觉喝酒,浑浑噩噩的混过了三十、初一、初二,转一圈终于把

亲戚跑了个乾淨。我和老婆一觉睡到初三中午,我抱著老婆躺在阳光照耀下的大

床上,感受两个人才能体会的温馨。


  我:「老婆,小年夜那次爽吗?」


  老婆:「十三点!(上海话骂人话,夫妻之间常用的暱称)我看你比我更来

劲。哼!」


  我:「靠!那天谁在那裡被一老一小干得跟杀猪一样?啊……啊……爽~~

爽~~烫……烫……哈哈哈哈,还说我。」


  老婆捶了我一记小粉拳:「你坏死了!不过……小林是蛮好玩的哦!」


  我:「是呀,人小龟头大,是很好玩的啦!」


  老婆:「我也觉得。他们父子俩好厉害啊!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大的东西呢!

尤其那个龟头,又大又圆又光滑,舔上去感觉老有口感的。啧啧!」


  我:「看你,真淫荡!对了,老婆,今天咱们干什么去呀?」


  老婆:「我高中同学小美年前刚从美国回来,一直没时间见面,昨晚她跟我

说今晚要去Richy(上海非常著名的酒吧)玩,要不我们过去找他们玩玩,

老公你看怎么样啦?」


  我当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逛夜店我最喜欢了,虽然老婆没有特别夜店派的

那种野性服装,但是每次穿得漂漂亮亮的出去还是可以让每个男人都看得垂涎欲

滴,然后再故意让半醉不醒的老婆被人吃吃豆腐,那是非常有意思的。


  在Richy门口和小美通过电话后,我们穿过酒池肉林,在小厅中间的卡

座裡找到了他们。放眼望去,靠!整个卡座裡四个人,只有小美一个是黄种人,

另外三个人是两个白人和一个黑人。


  小美看到我们出现,一边跟著音乐扭动身体,一边对我们招手:「海~~」

因为音箱实在太大声了,所以每个人之间说话都必须咬耳朵才行,让人觉得非常

暧昧。小美人个子有点胖胖的,不算太漂亮,不过化妆很浓,加上衣服比较野,

还是很吸引人的,至少对口味相对较重的老外而言是如此。


  老婆很大声的靠近小美说:「他们是谁啊?」


  小美:「啊?……他们啊?哦……他们是我在上海酒吧裡玩认识的朋友,是

美国来这儿的留学生,当时留了他们的电话,在美国也一起玩过,这次回国叫班

级裡其他人都叫不动,就正好把他们叫了出来。」


  我和老婆礼貌地对在座的几位招手示意,他们非常热情的边跳边大声起鬨,

感觉很有意思。


  小美介绍完我和我老婆之后,开始给我们介绍那三个外国人,那个长得最最

高大约有190的样子、看上去却最小的男孩只有二十岁,出生在1988年,

叫Chirs,因为他比较让我想起克劳奇,所以请让我叫他克劳奇;另一个壮

壮的白人叫Allen,一下子会让我想起兰帕德,所以叫他兰帕德;而那个看

上去非常斯文的、戴著眼镜的黑人的名字叫Smith,他的身形和肌肉让我想

到Blot,那么我就叫他博尔特。他们两位都已经二十五岁了,和我老婆一般

年纪。


  可能是小美介绍过了我是小美的丈夫,三个美国男孩很礼貌地和我老婆简单

说了几句、喝了一杯后,就没再多搭理我老婆,开始围著小美跳舞、喝酒、开玩

笑。博尔特看上去很斯文的样子,但是却非常直接地抱著小美的腰扭来扭去好生

快乐;兰帕德则疯狂地在小美身前扭来扭去,然后双手经常搭在小美双肩上;克

劳奇比较羞涩,但也在一边津津有味地看著小美。


  「哼!什么嘛!」老婆突然扭转头对我说:「明明就是在我面前炫耀啦!老

公,气死我了!男人都围著她转。」


  我故意激激老婆说:「老婆,人家老外喜欢小美那样年轻漂亮会玩的,我们

就别管了。」


  老婆:「哼!要不是因为人家知道我有你,谁会多看小美一眼?」


  我心裡暗自高兴说:「哈哈,老婆,那我离开下,偷偷看你们到底有没有发

展好伐?」


  老婆:「你说的哦!不过……人家老外如果憋不住要强姦我怎么办?我怕怕

的。」


  我:「去你的,你就少装了!就怕人家不鸟你哦!哈哈!」


  和老婆说完后,我就扭身去跟小美和三个老外打了招呼,说自己有急事要先

走,于是躲到了一边的角落裡静观其变。


  我走了之后,老婆和三个大男孩喝了一轮酒,果然气氛马上不一样了,三个

男人的「枪头」立马调转对淮了我可爱的老婆。时间渐渐到了酒吧最High的

时段,随著激烈的音乐节奏,老婆、小美和三个美国男孩都兴奋的在一边跳起舞

来。


  美国人到底是美国人,跳起舞来那是相当奔放,虽然动作都不怎么样,但是

绝对自信。高个子的克劳奇因为羞涩,一个人在一边扭动,靠近小美;兰帕德和

博尔特则几乎是贴著我老婆舞动著,老婆虽然穿著并不开放,但是曼妙的身材把

她贴身的小夜店OL装撑得还是十分火辣。在肉贴肉的灵魂舞动中,我可以明显

发现兰帕德和博尔特的裤裆裡像是塞了根大茄子一样肿胀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跳的人发热,老婆解开了衬衣的几颗扣子,一对肥奶挤压下一条

深深的乳沟立刻跃动了起来,三位外国人都兴奋的发出了「WOW!」的大喊。


  一旁的小美看得没趣,就和邻桌一个男人单独交流去了。克劳奇也加入了对

我老婆的围堵中,在三人的包围中,老婆显得格外娇小。他们团抱著我老婆,在

缝隙中,我可以看到老婆的手在三人裆部隆起的小山包上来回拂动,博尔特更是

拉著老婆的手在他又粗又长的轮廓上按著,兰帕德和克劳奇则轮流把头往我老婆

乳沟裡塞,感觉淫荡极了。


  老婆又被他们灌了几杯后,忽然找小美说了些什么,就在三个老外的簇拥下

离开了。我跟出去的时候,他们居然已经登上出租车开走了。这下我终于有了那

么点失落的感觉,其实我多想看看我可爱的老婆被三个老外干的淫荡模样啊!


  我只得自己打了辆车回家。到家楼下,忽然又让我有一阵兴奋的感觉--家

裡的灯是亮的。老婆回家了?是一个人还是四个?


  当我走到家裡的房门口,一切就不言而喻了,房间裡传来老婆一阵阵急促的

「啊啊啊啊……fuck me……fuck,please!」叫喊,并且伴

随著「劈啪」作响的肉体碰撞声,原来我老婆早已进入状态了。


  房门没上锁,我轻轻的推门而入,直接躲在玄关右侧的厨房门口一边望向客

厅。妻子裸露著下体,上身衣服居然还没有脱完,衬衫钮扣全解开了,但没有脱

下来,胸罩解开了,被移到上面,露出了完整的巨乳和奶头。


  肌肉男兰帕德正从下面干著骑在他身上的老婆,他的鸡巴非常粗,老婆的阴

唇被他弄得翻进翻出,并且撑得很开;博尔特和克劳奇则一人在一边把鸡巴对著

我老婆。克劳奇和博尔特两根鸡巴可真是尤物,两根都极大、极长,区别是,一

根黑一根白,博尔特的鸡巴龟头稍大,但克劳奇的中部粗。老婆左一口、右一口

的吮著,还不时仔细端详,从她的眼神裡看到的是无邪和可爱,这更令我兴奋。


  过了会博尔特和兰帕德换了位,当博尔特把鸡巴全部操进我老婆阴道裡的时

候,我看到老婆的奇怪表情,几乎失神的翻白眼,但是却又面带微笑,并大叫:

「Oh Yeah!」


  博尔特顺势开始拼命地狂操我老婆,他黑色的鸡巴上开始出现了很多老婆的

分泌物,显得十分鲜亮,我从未见到老婆叫得如此撕心裂肺,但又面带笑意,她

一边享受著下体带来的快感,一边继续为两位白人哥们服务。


  兰帕德在老婆舌头的来迴旋转攻势下,忽然射出了精液,只见老婆见状赶紧

一口叼住他的龟头,开始像吸奶一样「咕鲁、咕鲁」的把他的精液全吸了进去,

并在吐出他的鸡巴的时候还用舌头扫了好几圈,弄得兰帕德大喊大叫。


  蓝帕德射完之后,博尔特像是憋了一口气,让老婆站起来,背对著他,再一

次加快速度从背后操她,老婆被他操得脸泛潮红,浑身都在颤。只听他嘶吼一声

后把鸡巴拔了出来,跑到我老婆面前,塞进了她的嘴裡,我老婆这次也很努力地

吸精,但还是有溢出她小嘴的精液流出,看来博尔特果然是贮存量非凡。


  老婆刚转头要开始对克劳奇服务,这孩子居然看著博尔特射精也很不争气的

射精了,他自己尴尬的笑了,大家都笑了。蓝帕德把我老婆抱在怀裡,老婆又自

然地开始摸他们的鸡巴。我知道,老婆是又要了,可我一直听说外国人的鸡巴是

大,但是勃起并不容易,不知道老婆会用什么招数让他们臣服呢?


  这时我的手机开始震动起来,我不得不迅速逃出家门,出去接来电。哎,哪

个混蛋这个时候来坏我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