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闺密成了我的长期炮友

时间:2018-10-12


玲是我老婆的闺中密友,她们是大学同学。


玲和我老婆既是好友,和我又是炮友,我和她老公峰也是好友,总之我们两家之间的关系很不平常,两家之间经常有走动,不管是到彼此家裡串门,还是聚餐,还是在上岛喝茶、玩「斗地主」……我们之间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其它的不说了,就说说我跟玲的事情吧!各位狼兄要有足够的耐心,别嫌小狼萝嗦。


一、相识篇


孩子没娘,说来话长,说起我跟玲,就要从97年说起了。那年我刚刚上大二,和我现在的太太已经确定了关系,说白了,就是小弟我已经得手了。


慢慢地跟她同寝室的女孩也熟识了,玲住在老婆的上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我老婆学校的餐厅。我当时惊呆了,标淮的江浙风情,小巧玲珑,身材很好,该鼓的地方全鼓了(具体的我会在后边详细阐述),皮肤白淨,很清纯、很可爱,给人的感觉很乾淨,让人一看就耳目一新。


一顿午饭,让我们认识了,也是这顿午饭让我们延续了我下边要说的这十年所发生的一切。


二、熟悉篇


第一次的见面让我心头一颤,从小接触的女孩都是北方的孩子,当她出现的时候,我才理解了书上说的「江南美女」的概念。


由于跟女生宿舍门口看门的大妈混熟了,我可以经常出入于女生宿舍,因为小弟是个细心的男人,每天要给老婆大人打午饭的,呵呵!这样我跟玲见面接触的机会也多了起来。


老婆并没有发现我对玲的好感和爱慕,我也并没有太过火的表现出我的龌龊想法,但说实话,当时真地想把玲纳为吾妾。


基础多了,我们之间也就有了一些沟通和交流,慢慢地对玲也有了瞭解,经常和她们宿舍的女生出去联欢、K歌、聚餐,我跟玲也成了朋友。


我知道了她是杭州人,家境并不是很好,父母都是做小生意的,下边还有一个弟弟;偶尔也会从老婆那裡得到一些关于玲的资讯。因为我跟太太的家境相对于玲还算不错,而老婆又是个热心肠的人,所以我们经常会间接地给予玲一些帮助,而老婆并不知道,威胁也同时向她走来。


三、感情增温篇


就这样,我和玲认识了已经两年多了。转眼到了99年的冬天,那年的冬天很冷,我们快要放寒假了,我还记得那个寒假大家谈论比较多的是来年开学我们就毕业实习了。


马上就要面临毕业,很多人把这年叫为「分手年」,校园裡到处都是情侣们在哭诉,我和老婆倒是没有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因为我们都已经决定了留在北京,而且我当时的工作已经落实得差不多了,而老婆家也为她找到了一份很稳定的工作。


当时整个校园都沉浸在这种分手所带来的痛苦裡。就在这个时候,玲遇到了问题,她父亲得了绝症,要马上回去。就在这之前,玲还对我们说,淮备春节不回去了,因为经济的问题,也想提前找一份工作来实习,能增长经验,也能增加一些收入减少父母的压力。但是噩耗传来,玲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男朋友,她唯一能倾诉的朋友就是我跟老婆。


老婆让我为玲去买好火车票,当天晚上的。我记得那天很冷,而且还下了一场大雪,老婆为玲请了假,由于她有课,送玲去火车站的任务就交给了我。说实话,认识了玲两年多,这是我们第一次单独相处,此时此刻,我心裡一点杂念也没有,有的只有伤心,我替玲伤心。


我记得很清楚,从学校坐375路去西直门,再从西直门坐地铁到北京站。玲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一直到了北京站,从地铁口出来,她对我说:「我本来想留在北京的,但现在看可能要有变化了,祝福你跟老婆幸福!」同时她也提出了让我心裡很温暖的一个请求,她让我抱紧她,她要在我怀裡感受温暖。


她在我的怀裡静静的呆了足足有五分钟,我知道这个时候她需要温暖、需要有人关爱。在此声明一点,小狼当时心裡没有任何杂念,虽然我能感觉到她并不是很丰满的胸在我紧紧的拥抱下的轮廓,但我此时能做的只是安慰和安慰。


送走了玲,我的心裡很冷、很空落,不知道此时自己该做什么?什么也不想说,我站在雪地裡……


四、我们彼此都结婚了


毕业一年后我和老婆大人结婚了,已经很久没有见面的玲给我们打电话,告诉我们她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并且以后要回北京来发展,我和太太都很高兴。


玲回来了,并且很快和大学时代追求她多年的峰结婚了。后来才知道,回到杭州没多久,她父亲就去世了,为了不让母亲伤心,她就陪著母亲在家呆了一年多。但迫于经济的压力,毕竟家裡的主要经济来源已经没有了,而弟弟又要上学需要钱,妈妈身体也不是很好,她没有办法,选择了回到北京,毕竟这裡有她熟悉的朋友,有她更多的事业发展的机会。


回来后她先找到一家我们所学专业的工作,虽然工作很辛苦,但收入不菲,毕竟我们这个专业在当时很抢手。


而且当年追逐她多年的峰也成了她的老公,我跟玲的老公也认识,他大我一届,他父亲是我们这个行业的主管单位的领导。我知道,她之所以选择他也是因为事业的原因,不然当年他们就会走到一起了,而不是现在。


五、老婆的闺中密友成了我的炮友


上面已经提到了,我们两家由于同学校友的关系,彼此之间的来往很密切,而到了现在,我们大家的生活和事业也都稳定了,可能古人说得对,「饱暖思淫欲」,我对玲的渴望更加强烈了,甚至有时候跟老婆做爱的时候满脑子都是玲的身影。


我们已经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当年的乡村小妹,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和经济基础的加强,更有女人的味道了,韵味十足,我敢保证,现在她走在马路上回头率肯定在百分之七十以上。她是那种很耐看的女人,越看越有味道。上天总是会满足一些运气好的人的愿望,你想什么他就来什么,机会出现了看你能否把握了。


虽然我对玲充满了幻想,但我不知道玲是怎么想的,虽然她要求我拥抱她,但那毕竟是特殊时期,所以我不敢妄加行动,一旦出现了问题,就会伤害到四个人,而且会伤害到两个家庭。


03年的夏天,太太因为工作的原因出差了,有一天我中午陪客户吃饭喝多了酒,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到家裡的。迷迷糊糊的我听到有铃声在响,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仔细一看,原来已经在家裡了。


我晃晃悠悠的打开门,一看是玲来了,原来在外地出差的老婆接到了同事的电话说我喝多了,吐得很厉害,她不放心,让玲到家裡来看看我。


开门后,我打了个招呼便晃晃悠悠的又回到了床上,但我已经有些清醒了。玲进门后便开始打扫卫生,我吐了满地都是,而后又为我熬了醒酒汤。我躺在床上心裡七上八下,思想很矛盾,我知道机会来了,但我也有很多的顾虑,我想了很多,我在做著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我果断决定:大丈夫敢想敢干,大不了我把这一切归结到我喝醉了嘛,酒后失德……


就在我思想上强烈斗争的时候,玲端著醒酒汤来到了床前,我还继续装醉,玲一勺一勺地喂我,我也在一点一点地为自己壮胆。我把手放到了玲的腿上,她并没有什么反应,我胆子大了,再向裡伸,她穿了一条A字裙,我一下子伸到了裙子边缘,她用手挡开了我的手,我什么也不说,她也不说,只是行动上在进行著反抗。


看她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我的胆子更大了,我乾脆一跃而起,一把抱住了她,她反抗,但毕竟是女人,而且我又这么坚决。我使劲地抱著她,像当年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当年拥抱过后她离我而去,而今天她要成为我的裆下鬼了。


慢慢地,她已经不再反抗,我抱著她,激烈地吻著她的香唇,我的舌头恨不得伸进了她的喉咙。她尽量闭著嘴,不让我的舌头进入,无奈俺的舌头经过这些年的训练犹如一把利剑,怎能是她所能挡住?渐渐地她开始迎合我了。


我将玲慢慢地抱到了床上,我们激烈地吻著对方,恨不得吃掉对方。我慢慢地褪去她的上衣和裙子,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而且当时只是靠我的胸脯感到玲的乳房轮廓,今天我总算见到了,当时以为南方女孩不是很丰满,但我现在才知道,那不是地域造成的,而是当时我和她都穿著棉袄。


各位仁兄想想,隔著两层棉袄,我还能感觉到她胸部的轮廓,那要是去除一切阻挡后,会是什么样子啊?呵呵!对了,太好了!不管是形状、颜色、手感、口感都是那么的优秀,我太幸福了!


我用力地吮吸著这天造的工艺品,江浙人的皮肤小弟我也总算领教了,是这么的细腻白皙,太好了,太完美了!我仔细地欣赏著玲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处天造地设的美景,我等不及了,我挺强进入,各种姿势、各种方位角度……这裡我就不详细描写了,每个人都相同,却又不同。


我们共同进入了高潮,我射入她体内。过后她打扫好战场,还是一句话都没有,离开了。从开始进门到离开,她都没有说一句话,甚至是在床上也连「嗯」都没发出过一次,我只是从她全身的抽搐感觉到她高潮了。


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看著她眼角带著泪水离开了。


六、我们延续著这样的美妙


过了一週,老婆回来了,这中间我也没有跟玲有过任何联繫。为了感谢玲照顾我,为了显摆刚刚从外地所带回来的新款衣物和化妆品,老婆迫不及待地和玲取得了联繫,约好晚上玲和峰一块到我们家晚餐。


他们两口子如约而至,我开门第一眼见到了玲,我都没有敢直视她的眼睛,反而玲倒是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和我老婆有说有笑,并且还在说著我那天的落魄样子,弄得我浑身不自在。总之,这件事情就好像我在做梦,而玲也仅仅是在梦中出现过。


第二天中午我处理完手头的工作,给玲发了一个短信:「如果方便,2点公司附近的上岛见。」我们的公司离得很近,我说的那个「上岛」,也是我们四个人经常玩「斗地主」的一个场所。


五分钟后,收到回覆:「好的。」


我到了那个地方,玲已经到了,点了她喜欢的卡布吉诺,坐在那裡看著一本杂志。远远的看到了她,我向她的座位走去。上岛的私密性很好,这也是我选择这个地方的原因。


我很直接,开门见山地问她那天的事情,她只是说我喝醉了,她不怪我,但从中我能感觉到一些什么。我告诉她,我很久以前,大学时代就对她的好感,对她的幻想,但是随著时间的原因和目前两家的关系,我一直在控制著我的幻想和感情,但是那天我实在控制不住了,所以就……


没想到她说,其实从那个寒冷冬天的火车站的拥抱开始,她对我也充满了爱慕和感激,毕竟在那个时候,我是唯一帮助她的人啊!那个时候很容易在女人心裡产生英雄的。但是迫于她和我老婆的关系,所以这么多年她也一直在控制著自己。当年心理矛盾地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又矛盾地选择了峰,我才知道,这一切都和我有关啊!


她说,这几年跟峰从来没有那天我给她的那种感觉,彷彿又让她回到了那个寒冷的冬天。那天她恨不得跟我说:「能陪我回杭州吗?」但是她知道我不属于她。要是别人,也许她会付出努力来争取,但是她的对手是她最好的朋友,是给过她很多帮助和支持的好友,她不能那么做,那天之所以含泪离开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么多年,原来我和她,原来……有这么多的原来,看来老天不光给人机会,同时也在作弄人啊!


我拉著玲的手离开上岛,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宾馆,当然还是一番翻云覆雨,我感受著她身体的体香、感受著她的体温、感受著她的每一次抽搐……


一直到现在,我们一直保持著这样的关系,我们很少涉及感情话题,我们有的只是偶尔的相逢。我们两个家庭还是这样保持著关系,我们能很坦然地面对我们的家人,她真正的成了我的「餐后酒」,而且彼此约定,就这样下去,直到我们做不动了。


(我们在一起从来不戴套子,我不喜欢,她也不喜欢,她说:「那样弹药就浪费了,弹药要打到需要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