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寓管理员

时间:2018-10-24


「哲男,睡了吗?」


静香打开我的房门,探头进来。


「拜託你先敲门好不好?」我敲著笔杆,头也不抬的回答。静香星期三不是才和我做了一个钟头吗?难道又想要了?


「哎呦,怕什么嘛?难道你怕被我看到在自慰的样子阿?」静香不客气的走了进来,还把门反锁了。她穿的是上次我买给她的小圆点睡衣。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苦笑起来。


「还能干什么?干我嘛!」静香舔了舔嘴唇。「拜託,我好想。」


「我没办法。」


「你射过了?」静香问的很直接,脸也红了起来。「没关系,我帮你吸硬,好不好?」


「没有。我只是要看书所以没空。」下午指导了由美做口交,帮我又吸又咬,泡了半个多小时,虽然国中少女技术差,我并没有射精。但龟头还有点涨,如果又插进静香嘴里,静香舌头一动,腮帮子一吸,我看我非射出来不可。


「是不是那个小浪货…那个..房东太太的女儿..」静香嘴巴翘了起来。「…你的家教学生…叫..」


「工籐由美。」


「对..那个十三岁的浪货工籐由美,你干她了?」


自从我答应当房东太太女儿的家教后,静香就相当不满,她知道由美虽然才国一,但相当早熟,不但会打扮,又有一双和清纯脸蛋不相称的大乳房,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一直怕我会转移目标。


「你喝酒了?」


「我只喝了一点点‥」


「过来。」静香扁著嘴,乖乖的坐在我腿上,我把手探进她半敞开的睡衣中,抚摸她饱满的胸部,当我用食指和中指夹起乳头时,感到乳尖已然硬得立起,于是我伸手下去,静香睡衣底下滑不溜手,连内裤都没穿,静香很自动的张开双腿,我的中指立刻滑进她的蜜缝裡,已经很湿了。


「嗯..噢…嗯…」静香把眼睛闭了起来,开始呻吟。


「明天是升等考试。」我一手搓弄她硬挺的乳头,一手中指急速摩擦她的小珍珠。「你先回房去吧。乖。」


「啊…这样人家会睡不著的。」静香放浪的说,「拜託,干我。今天不用戴套子欧!」


「我真的要看书了。」静香那年轻充满青春的肉体,让我的阴茎又硬了起来,但是我一向很懂克制欲望。我把静香放下,把中指的水渍在内裤上擦一擦。她却软著身体,四脚爬爬的挤到我的胯下。


「静香。」


「干嘛。我又没要你动。」静香媚眼生春。「你继续看书,乖。」


我苦笑了一下,决定不理她了,继续看书。但是静香把我的龟头掏了出来,「欧,我的宝贝,姊姊真想你…冷吗?姊姊马上让你暖呼呼的欧!」


「静香!」我忍不住呻吟出声,因为静香把我的龟头吸进嘴裡了。


「嗯..嗯…」


静香开始进行口交,手也没闲著,从我的衬衫伸了进来,抚弄我的奶头。她知道我喜欢这样。「呼哈!你还没洗澡吧?味道好重。」静香喘了口气,用嘴巴把我的龟头洗得乾乾淨淨。


我虽然继续看书,但是静香舔允了一会,吸了我的阴囊,又啃了啃我的龟头,还啧啧有声的吞吐起来,实在令人受不了。「静香,该停止了吧?」


「疑说什嘛?…嗯..嗯..」静香嘴裡还含著我的龟头,俏皮的一笑,「舒服吗?」


「静香,我真的没空插你。」


「嗯..嗯…那..射在我嘴裡好了….嗯..嗯…」静香加快摆头的动作,左手套弄起我的阴茎,右手伸到自己的两腿之间,搓弄自己的阴核。


我一面享受著静香的口舌服务,一面唸书。静香忍不住站了起来,跨上我的铁棒,缓缓的坐下。「嗯..嗯……」


我把双手绕到静香背后,帮她支撑腰部的体重,一边继续看书。但是已经不是很专心了,我闭上眼睛,开始默背刚刚记住的重点。


「嗯..噢..哦…啊…啊….」静香奋力的扭动她的屁股,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怎么,累了吗?」迦理子放下手中的托盘,把咖啡放在桌上,抚摸著我的肩膀,嗯,真舒服。


「明天有考试,今天还那么有精神啊?」迦理子微笑著看著躺在我床上,正熟睡的的静香。


刚才和静香换了好几个姿势,最后是后背位。本来想乾脆射了算了,又怕影响熬夜的精神…所以后来还是忍住了。不过反正看的差不多了,应该可以结束了。


「要再来一杯咖啡吗?」


「不,差不多了。」我反手抚摸迦理子柔软的股沟,感觉到有隐隐的湿润,她果然没穿内裤。「过来。」


迦理子很听话,她知道我想要了,自己主动的用柔嫩的双手,捧住我半软的阳具,然后张口吞下。


我在迦理子口舌的殷勤服侍之下,立刻恢复了生气,硬挺了起来。


「你没射吗?」迦理子用眼神瞟瞟一旁睡在我床上的静香。


「没有,嗯..嗯…还是你的嘴舒服…」欧,这是今天第三张替我口交的嘴了。


「嗯..嗯……」,迦理子低头吸著我的龟头,舌头灵动地让我不知道她到底有几条舌头,那种按压的力道,舒服得像是最高级的按摩器。当她含入时,我的阴茎似乎就是被一个紧溼的腔道给压迫,不时用舌尖钻弄我的尿道口,并且她的手指还会轻轻地揉捏我的睾丸,让我爽得不得了!


我双手抓住迦理子的头,四肢用力地伸展,虽然同样是女人的小嘴,到底薑是老的辣,迦理子熟练的技巧很快取悦了我,立刻让我有了一射为快的衝动。


「….嗯..嗯….想射了吗?」迦理子停了三秒来问。我可以看到龟头的汁液牵丝到她艳红的嘴唇上。「射我嘴裡,还是…?」


「再吸两口,」我捨不得离开迦理子温暖的口腔,把龟头又塞回她嘴裡,抽插起来。


「嗯..嗯……」迦理子尽可能的放鬆喉咙,让我享受抽插的快乐,整根都进去了。揪叭揪叭的淫糜声让我不由得呻吟起来。


「嗯.迦理子..好舒服…..」


迦理子吸了大概十分钟,忽然抬起湿润的眼瞳,轻轻的说.「由美也帮你这样做了,对不对?」


我并没有多惊讶,毕竟知女莫若母,只是好奇的问「….嗯..是由美告诉你的吗?」


没想到由美会把这种事也告诉她妈妈。「….嗯..嗯…不是..」迦理子又含回龟头,吸了几口,「..我看到她在自慰,只是猜一下。没想到…你已经在指导她了。」看不出来是生气还是害羞,迦理子红著脸,似乎也有点嫉妒。


「….嗯..你不用放在心上,由美年纪还小,我不会插入的。」


迦理子轻哼了一声,「哼,由美她月经已经来了,也算是成熟的女人了,你有了妈妈还不够,还想连她女儿也做了…」虽然是埋怨的口气,但迦理子意外没有责备的神情,反而有一种不知羞耻的媚态。骚到骨子裡的成熟女人,让我玩性大发了。


「你在忌妒吗?」我把龟头从迦理子嘴裡拔了出来,看著我欲望中已经充分的勃起,怒涨成黑紫的抱弹型龟头,因流出的腺液而发出儒湿的光亮。迦理子气息急促了起来。她竟然不掩饰的点了点头,我更是兴奋,一把扯下了她身上的浴袍,迦理子毫无遮掩的巨乳立刻暴露了出来。迦理子舔上我的乳头,呼吸急促的说「…到我房里,拜託,我想叫。」


我想让迦理子痛快享乐一下,又想整一整她。于是把软绵绵的迦理子抱到书桌上,朝她早已湿润的腔道用力插入..迦理子眉头一皱,嘴巴忍不住「啊」了一声。我叫迦理子双手圈住我的脖子,双腿夹紧,用「车站便当」体位,一步ㄧ步地往她房裡走去。每走一步,迦理子就忍不住的皱起眉头,忍受子宫颈深处传来的强烈磨擦。舌头也伸了出来,和我亲吻著。


我用屁股关上房门,把迦理子睡衣一脱,往床上一放,就直接开始强烈深入的进攻。迦理子开始大叫。


「…啊啊啊啊….」


「…..怎么样?…大不大?…..怎么样..爽不爽?…」我用力的插入,几乎每一下都顶到最底部。


「….嗯..嗯..好大…好大…」


「爽不爽?」我不放过她,继续拷问。


「..啊..太爽了…..」迦理子挺动腰肢,淫荡的回应著。哪裡还有半点贤妻严母的模样。


我更兴奋了。把迦理子丰满的肉体翻了一个身,简直就像在驯服一匹无鞍野马的牛仔一般,我意气风发的接住迦理子丰盈的双臀,将自己昂奋再度挺进肉蕾之中。


「啊!」


迦理子发出凄惨的叫声。就像溺水者一般,紧紧的攀住对方逆向的大腿与臀部,屁股猛烈的扭摆,全身一阵痉挛。我一面干,一面说「….由美会不会和你一样,叫这么大声,嗯?」


「..啊….啊…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迦理子摇摆著头,陷入疯狂的状态。我不放过她,开始旋磨起来,迦理子的双手紧紧抓著床单,阴道也猛烈夹紧,似乎是高潮了。我伸手下去柔住她的肉芽,用力摩擦起来。「..会不会?..会不会?..」


「..啊..会…会..」


「…会甚么?…」我用力一顶。


「会叫…会叫啦…」迦理子讨好的说,「…..这么舒服..由美一定会叫..啊…」


「你们会一起叫吗?」我加快了速度,淮备做最后的衝刺。


「.啊…啊….甚么..一起叫..?」


「我打算一起干你们,」我眼前开始出现终点线的星星了…和一对美母女3P的淫秽想像让我停不下摄护腺蓄势待发的精液,「..所以…我要你们..ㄧ起..一起被我插入..啊..」


「.啊…射了…啊..射了..」迦理子也被我淫秽的话语激得高潮迭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