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性事

时间:2018-11-07

大学,一个让人有很多回忆的地方。虽然相比工作后複杂的生活环境大学要

简单许多,但并不能阻止学校裡出现奇闻趣事或者说荒诞的事情发生......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时候应该是在大学一年级的下学期,不惯孑然一身的我

早已有了女朋友,也已经叛离了处男阵营。


  那时候的我习惯4人一体的学校生活,因为我和我哥们从大学前就认识,而

我的女朋友是他女朋友雨介绍的,雨又是我介绍给我哥们的(虽然当时后悔了很

久),另外雨是我女朋友曾经的同学,有了这些错综複杂的联繫,4个人进出所

有的场合那就非常的司空见惯了。


  说句真心话,我女朋友长的很一般很普通,属于那种丢人堆裡保证找不著的

类型,如果拿我女友和雨相比的话,差距不算很大,也就奥拓跟宝马而已。


  不是我不努力不争取,是雨压根就没瞧上我,反而瞄上了我那长的歪瓜裂枣

的哥们(要不怎么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呢),我也只有做个顺水人情帮他们撮合

了一把。


    转入正题,说说我们的「开禁」吧,那时候4个人都是处,无论哪一对都不

好意思先「开禁」,最后雨和我哥们串通起来说他们已经开了,才骗的我和我女

友进了房间(虽然事后没多久,雨就被我哥们正法了)。


  任何事情开了头,接著再做就很顺理成章了,于是乎,我们在宿舍,雨他们

就在卫生间(学校硬件不错,宿舍都是有独立卫生间的);我们在宾馆101,

雨他们就绝对在102;我们在楼梯间,雨他们就在上一层的楼梯间......和一

起上课一起吃饭一样,我们2对连做爱也是在一起的,只是不同环境。


  有时候,雨会私下问我一些男人那方面的问题,我也会趁此机会和她交流交

流(纯粹言语上的绝对没有任何肢体接触),所以我和她之间几乎没什么秘密(

哎,不知道我女友和我哥们是不是也和我们一样私下交流)


    我们4个人之间发生的荒诞事绝对不止那一件,但那件事确实是我印象中最

最深刻的。


  那天下午我们和往常一样在逛街,彼此开著黄色玩笑,在路过一家宾馆的时

候我哥们突然嚷嚷著要进去,虽然去宾馆开房对于我们4个来说并不是新鲜事,

但这次我们另外3个人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因为我哥们提议这次4个人只开一

间房......当下,两个女生就强烈反对,最后在我和我哥们苦口婆心的说教并且

答应了她们2个人提出的条件后,这事才算通过。


  什么条件?


  1、各自在各自的床上,不淮逾越;

  2、不淮藉故偷看另外一对;

  3、必须在被子裡做,不淮拿开被子。


  还好当时是下午还是白天,不然我绝对绝对激烈的反对--如果是晚上不得

多加一条:关灯,那还有什么意思?不如不做。


    进了房间,4个人明显很侷促,各自找了张床坐那嘻嘻哈哈聊天。


  最后我哥们开了头,他一把摁住雨吻了上去,然后2人钻进了被子,我也顺

势搂住了女友倒上了床。


  和女友拥吻了一会,实在是放不开,于是乾脆停下来悄悄的看雨他们表演。


  雨他们2人还在激吻,雨的双手伸出被子搂住了我哥们的脖子,而我的哥们

除了脖子和头全身都埋在被子裡,虽然看不见但通过被子的此起彼伏不难看出他

的双手正在雨的身上游走,慢慢的雨开始发出喘气声。


  接著我哥们整个人都钻进了被子,不过没多久他就钻了出来,手裡提著雨的

长裤丢到了地毯上,仔细一看裡面还裹著一条蕾丝花边白色内裤,再一抬手,从

雨的脖子下方拽出了一条白色的布条--和内裤同款式的胸罩。


  被子再一次的此起彼伏,唯一不同的是雨的喘气声很明显了。


  我哥们历来就是个急性子,这次也不例外,伴随著他屁股方位的被子一个起

伏,雨发出了「啊~」的呻吟声,不由得我皱了皱眉头--狗日的,又是还没湿

就进去了!(雨跟我交流时没少告他状)接下来,床垫撞击的砰砰声、我哥们的

喘气声、雨像是舒服又像是痛苦的呻吟声在房间裡迴盪。


    虽然看不见被子裡的场景,我想但凡经历过男女趣事的都不难想像吧,再加

上有「音乐」伴奏,我立刻进入了状态,三下五除二扒光女友在被子裡进入了正

题,衝刺了一会实在忍不住又和女友侧头观看起来(貌似我女友也很喜欢看),

雨他们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变换了姿势,现在是标淮的狗爬式--雨双手趴在枕

头上,双腿跪起,我哥们在她屁股后面不停的衝刺。


  和A片上有所不同的是雨穿著T恤(难怪刚才只见到把胸罩丢出来没见到外

衣呢),而臀部面向我们这侧盖著被子,也就是说我们能看见雨皱紧的眉头和我

哥们前后的衝刺,能听见雨一声又一声「啊~」「啊~」的呻吟声和肉与肉撞击

的彭彭声,但却看不到他们结合的私处......靠,保护的还真好!虽然心裡抱怨

著但也没办法,谁叫刚才已经约定好了呢。


  突然,我发现我哥们手裡捏著的被子有些鬆动,有一侧彷彿已经没有遮拦,

于是我悄悄往后仰了仰头这下看清楚了,果然,那侧的被子确实滑落了,没有任

何的阻挡,肉棒在小穴裡快速的抽插,那黑黑的阴毛,那随著肉棒翻飞的阴唇,

那顺著屁股大腿往下流的淫水,还有那撅的高高的屁股......虽然以前看到过一

次(那是楼梯间发生的故事以后有机会再表这裡按下不提)但这次完全是不同的

角度,自然也就有不同的刺激。


  没多久,只听我哥们一声低吼屁股一缩,很明显他射了,同样很明显,他没

射在裡面......看来刚才的惊鸿一瞥是我哥们的快感来临前的一个不经意的失误

而已。


  双重刺激下,我大力的分开女友的双腿,在她惊慌失措的用被子遮挡下使劲

的衝刺最后在她身体裡发洩了自己的欲火......


      如果要用荒诞和深刻来标记这件事的话,以上的内容远远不够,所以故事

并没有结束,现在才真正的开始。


  事后,我们都懒得打扫战场,各自依偎著躺在床上看著电视。


  雨靠著床头,坐在床上,手裡叼著根香烟。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抽烟,虽然她并不是真的抽,但那种造型让我突然感觉

到一种不曾遇到过的堕落美,想像著她被子裡一丝不挂的下身,说实话,我很衝

动。


  不知多久,倦了,于是沉沉的睡去。半夜,一个身影重重的躺在了我的边上

,把我震醒了,我一下坐起来正要怒斥女友的不懂事才看清楚--2个人,一个

在我的左侧,而另一个卷著被子倒在我右边床下的地毯上,根据屋子外面透进来

的灯光我看到,床上的是雨,而地上的是我那抢走我整个被子的女友(很佩服她

在那么艰苦的环境还能沉沉入睡的毅力,不由得升起一股自己配不起她的强烈感

觉)。


  估计是雨上完厕所后回来迷糊中上错了床。


    心裡很激动,心裡无数次意淫的对象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虽然以前一起吃

饭上课)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不正是一直盼望著的事吗?但紧接著我立刻在心

裡怒斥自己,什么人啊?那可是你哥们的女友哦!以前毕竟是想想,但如果来真

格的你对的起你哥们?万一她反抗甚至叫喊出来把大家都惊醒了你怎么办?这事

如果再传出去,你还怎么在学校混?但是这可是我想了又想,盼了又盼的机会啊

!矛盾,纠结!心裡激烈对抗,说真的,当时真的著急的出了一身大汗。


  最后,心裡对抗的双方都退了一步,就摸摸而且只能摸一下(万一她醒了呢

)。


  于是,我颤抖的手慢慢的往雨的下身摸去(在只能摸一下的前提下我相信很

多朋友都会做出和我一样的选择吧),原本以为会摸上内裤的手指,触感却是一

片湿润,靠,到现在雨还光著下身。


  当手指摸上那处湿润想缩回来就难了,于是乎心裡就再退一步,多摸几下吧


  当我的手指划过雨的小腹,阴毛,外阴,摸上肉缝,最后忍不住探进洞去时

,雨被惊动了,「烦,快睡了!」雨呢喃著面朝著她们的床背对著我翻了个身,

侧身又睡过去了。


  把我吓的六神无主,足足保持原动作至少1分多钟。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心裡很平静,当时的我就一个念头,不管怎么样一定

要得到她!但矛盾,纠结再次在心裡战斗,最后的妥协是:进去一点吧!男人进

入女人就算得到了,那么进去一点也能两全了。


  我面对著雨的背影躺了下来,下身慢慢的向她靠近,实在是怕惊醒她所以动

作很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大腿才终于挨上了她的。


  当时我的全身都在发抖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一隻手握住了自己早已昂

首待发的肉棒凑了过去,轻轻的点了几下,根据肉体湿润的程度不难找到雨的洞

口,但问题又来了,我採用的是侧卧的方式进入,而她的双腿紧闭,依照这样的

角度慢慢进入是不可能的,但力量太大很可能惊醒她,怎么办?当时我的大脑一

片混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最后的办法是,我用一隻手轻轻的去抬雨的一

条大腿力图分开它,现在想想真的是急病乱投医,这样的动作一样可能惊醒她啊

!但那天我运气确实不错,也可能是刚才的战斗太过激烈,雨被我轻微抬起了一

条腿以后依然没有醒过来。


  没有了障碍,一切就很自然了,我的手扶著肉棒对淮了雨的洞口,慢慢的往

裡面凑,还好雨的裡面还有点淫水所以我的进军不算很困难,终于,我的整个龟

头部分插入的雨的身体!梦想终于实现了,我终于得到她了!从雨软软的肉壁上

传来的温度刺激的我一阵颤抖,那湿湿滑滑的感觉让我忘记了「进去一点」的束

约,我手扶著肉棒在雨的肉洞裡慢慢的来回摩擦--就进入那么点点的深度,就

那么轻轻的动作实在配不上抽插二字,只能叫摩擦。


  但即使是这样我也很满足了,虽然进入的不多,但严格意义上来讲我已经是

在干她了!


    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索要的也越来越多,慢慢的加快,虽然雨是在睡梦中

,但来自阴户的刺激让她本能的分泌了不少的淫水,藉著淫水我也开始深入,最

后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我一个激动一棍到底。


  「唔~」雨一声低呼,我大脑嗡的一下炸开了,完了,她醒了!果然,雨动

了一下,回过了头!当她发现在她身后的人居然是我的时候,张大了嘴,不好她

要叫,我赶紧一手摀住了她的嘴巴,眼睛不停的猛眨示意她不要叫(虽然透进来

的灯光不是很强烈但我想她应该能看见)。


  紧跟著她可能感觉到下身的异常,想挣脱开去,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立刻本能

的搂紧了她让她动弹不得。


  在雨惊恐又带著询问的眼睛注视下,我用行动回答了她的问题--我将肉棒

慢慢的抽出当快要到肉洞口的时候,下身一使劲又全部插了进去!每次深深的插

入,得到的是雨更加惊恐的眼神,还有那在喉咙裡滚动却不敢发出来的呜呜声。

(都到这份上了要解释是不可能的环境也不允许,还不如做完自己的事)就这样

,我和雨四目相接一眨不眨,而下身却不停的耸动,每次都是深深的进入。


  没多久,雨眼神中的惊恐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迷乱,那种色欲的

迷乱。


  虽然雨很漂亮,虽然雨的肉洞很柔软也很温暖,虽然我还想多抽插一会,但

强烈的刺激(有心理上和生理上的)终于还是忍不住在雨的身体裡释放了,而同

时,我俩的嘴紧紧的吻到了一起,很久,很久,很久才分开......


      第二天醒来,床上只有我一人,我的女友还睡在地毯上,我哥们还在打著

呼,而雨睡在他的臂弯裡,小眼睛却一直看著我。


  见我也看著她,雨对我眨了眨眼,轻轻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