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操到我的发型设计师

时间:2018-10-05


我因为习惯的关系经常去同一间髮廊


让同一个女设计师剪头髮 她的名字叫做YUMI


就因为经常去给她剪头髮的原因


渐渐地也和她熟稔了起来


因为她们休假经常需要排班 放假的时间 一般人却在上班


所以也没时间交甚么男朋友


这天 我依然去找她剪头髮 她穿著一袭黑色连身宰裙


脚踩高跟鞋 还戴著银色的脚鍊


我依旧在剪髮时跟她聊聊天


在她帮我洗头髮的时候 跟她聊到 原来今天是她的生日


只可惜在外面租屋的她 也没有人可以帮她过生日


于是我自告奋勇 问她几点下班 想要帮她庆生


起初她以为我在开玩笑 随便的应付了我几句


后来我跟她说我是认真的 她才说她晚上10点下班


我告诉她 我来接你下班 顺便帮你庆生


她似乎感到有点半信半疑 不过最终还是答应了


于是我在她下班的时间 真的开著车在髮廊外等她下班


她上了车 问说我们要去哪裡 我说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消夜


接著我们去到一间知名的海产店


点了几道店家的拿手菜 然后我问她喝不喝酒


她说她以前念书的时候常喝 所以我就请老板娘拿一手过来


我们就边吃消夜边喝酒 她大概喝了4瓶玻璃罐的啤酒之后


看她有点不胜酒力 醉眼迷濛


我就问她要不要载她回家 她说她还可以 应该可以自己叫计程车回去


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就在要离开的时候 搀扶著她


她连站都站不稳 直接摔倒在我的胸膛上


于是我还是勉强将她搀扶到我的车上 送她回家


我问了她的租屋处 开著车送她回去


到了楼下的时候 停好车 一路搀扶著她坐上电梯


直到她的租屋处门口 她迷迷糊糊地从包包拿出了钥匙打开门


跟我说了声谢谢 我回答她不客气 要她早点休息


不料 她居然问我要不要进去坐坐


我想了想 还是跟了进去


她的房间很小 摆了张单人床 衣柜 和书桌


差不多就摆满了 我跟她说我先走了


她留我 谢谢我帮她庆生 希望我可以陪陪她


于是我就留了下来 她告诉我她以前交的男友


没一个好东西 都只会向她要钱 都是吃软饭的


而且也都只把她当作洩欲的工具 玩完了就甩


她说到这的时候 她不自觉的趴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虽然感到同情 但我毕竟也是男人 一下子老二就不听使唤地醒来了


她似乎发现了我的裤档隆起 抬起头来看了我一下


接著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于是她解开了我的皮带 拉下了我裤子的拉鍊


掏出我早已佈满青茎的老二


二话不说的含入了口中 我瞬间感到了一阵温暖的电流


接著她开始吞吐著我的阴茎 发出了波波的声音


差不多过了一会儿 我感到一阵酥麻 似乎要射精了


然后我就一股脑儿的全部射进了她的嘴裡


她非但没有反抗 反倒一口一口的嚥下


我发出了舒服的声音 而她也在清理完我的老二之后 抬起头来


对我笑了一下 她对我说 谢谢我那么有耐心的听她发牢骚


我说这没有甚么 接著她的脸突然很靠近我的脸


于是我们就激吻了起来 甚么也不说


开始飢渴的脱掉对方的衣物 直到一丝不挂


也许是受到酒精的催使 我们开始激烈的做爱


我开始无法思考的操著她的阴道


她的叫声几乎是响彻云霄 她疯狂的呻吟著


我也猛力的一直操著她 房间内充斥著她的叫声和撞击啪啪声


一直到快射精的时候 我抽出阴茎离开了她的阴道 站了起来 坐到了她的脸上


把阴茎插入她的小嘴 开始射精 一波一波的注入了她的嘴中


她也是一口一口地再度嚥下 直到我的阴茎渐渐变软


慢慢地抽离她的嘴巴


那晚我们差不多做了三次 而她也吞了我三次的精液


就在体力不支的状况下 我们相拥而眠


第二天 我突然感到有人在吸允我的阴茎


原来是她醒来又开始吃著我的阴茎 用这种方式叫我起床


当然又是一次的被她吹出来 而且又吞了下去


经过了这次之后 我就得到了一个炮友 随时想要的时候


就去店裡找她 接她下班 吃完消夜就回她租屋处开始大战


这种日子一直到了我离开了那个地方 去到别的地方工作之后才结束


虽然有点不捨 但毕竟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她似乎也没有要我给他甚么承诺


只是彼此抒发的对象 我陪她说说心裡话


而她则用身体来回报我..